等待收成的水耕空心菜

天氣轉熱之後,又到了空心菜盛產的季節。就像往年一樣,當春末最後一批萵苣和十字花科的葉菜類收成之後,我就把幾個小菜園裡的保麗龍箱改種上空心菜。

空心菜是極為容易栽種的蔬菜,再加上我自己也喜歡吃,所以每年總是要種上幾箱。栽種的方法,可以土耕,也可以水耕。不過為了管理上的方便,以往我還是採用土耕為主,就像去年(請看這裡)就是如此。至於要在狹小的屋頂菜園裡水耕空心菜,我是試過幾次,但都不算太成功,總是會碰到一些大大小小的問題。

一般的水耕蔬菜都是把種植用的介質由固態的土壤改為液態的水,讓原本扎入土中的根系變為飄在水中,所以作物是整個浮在水上的。植物的根本來就是用來吸收水份和溶解其中的養份,看來這樣做也沒什麼不對。但陸生植物的根如果長期泡在水裡,很可能會因為無法呼吸而悶死,而且如果沒有土壤的緩衝,水中養份對於植物的作用也變得很直接。如果水中的溶氧足夠,養份的成份和濃度也正確,菜是可以長得很好,不過如果控制不當的話,同樣會馬上反應在生長不良的狀態上。

我以前也是用這種漂浮的方式來種水耕的空心菜。以空心菜的強韌,要讓它活著絕對是沒有問題的,不過若是想要做到嚴格控制水裡的養份,我可就沒辦法這麼勤勞了。有時剛在水裡加好了水溶性的肥料,一場午後雷陣雨過後就被沖掉了大半;要不然在盛夏的大太陽下曬個半天,箱子裡盛的水就會被蒸去不少,這時肥料的濃度又變得太高。除此之外,過高的水溫也會減少許多水中的溶氧。在種種嚴苛條件的侍候之下,空心菜看來一副發育不良的模樣,也是意料中事。

我的菜園位在樓梯間屋頂的一方小空間裡,自然不可能為了種空心菜而開闢一個小池塘,更不可能蓋一座溫室阻擋雨水。所以在幾次失敗之後,只好選擇棄水耕而就土耕。

不過土耕也不是沒有問題。由於夏天的水份蒸散量實在太大,生長過程中只要一天忘了澆水,土壤就會變得太乾。而空心菜只要一缺水,莖部就很容易纖維化,吃起來口感就差多了。

其實空心菜和其他大部份的蔬菜不太一樣,可以算得上是一種貨真價實的水生植物。之前在礁溪看到農人種的「溫泉空心菜」,都是像種植水稻一樣,只不過引用的是溫泉水來灌溉。水田裡的空心菜,根部是長在土壤裡的,但莖葉卻是挺水而出。看來不需要什麼複雜的管理,長出來的菜一樣是高頭大馬又爽脆可口。我相信這應該是栽種方法的問題,即使用的是一般水而不是溫泉,應該也會有類似的效果。今年我也想效法這種方式,把空心菜當在是水田裡的水生植物種種看。

我先準備了一口空保麗龍箱,由於是用來盛水的,自然不用像土耕一樣在箱底打洞。接著在箱裡裝了大約三分之一高的土。

本來就要直接灌水種上菜苗的,這時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箱裡積了水,豈不成了培養蚊子的溫床?於是臨時決定在水裡養幾條魚,至少可以用來對付一下孑孓。但是一養魚進去的話,問題又來了。根據我以前在戶外的容器裡養魚的經驗,如果一碰到下雨,水一滿,魚也會順勢漂流而出。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在箱子的一邊上,從頂部往下切了一個兩、三公分深的小口,再剪一小塊紗網用熱熔膠封上。這樣就做成了一個可以讓水流出,卻不會讓魚流出的小水閘。這樣一來,無論下多大的雨,水都不會從箱頂滿溢出來了。

水耕空心菜的準備

 

加進水後,由於底土的關係,看來水質並不理想,表面還有一層淺淺的浮油。如果這時貿然把魚放進去,看來也是凶多吉少。所以我先丟進了幾棵水芙蓉(一種浮水性的水生植物,長得很快),先把水質淨化一下再說。過了幾天,有些水芙蓉因為惡劣的水質而壯烈犧牲了,我又換了一些新的進去。一個多禮拜之後,水質總算漸趨穩定,水芙蓉也開始自己繁殖起來。我這才開始在水裡放進一些朱文錦(夜市裡的撈魚攤大多就是撈這種魚,水族館裡是稱斤論兩賣的,多當作餵大魚的活餌之用)。

為了怕水溫變化太劇烈,同時也為了讓魚有一些棲息的空間,我還是在箱子裡保留了一些水芙蓉。還沒開始種菜,我倒先在這個小箱子裡養起魚來。每天投些魚飼料進去,再把繁殖過剩的水芙蓉撈些出來堆肥。又過了一個禮拜,確定這個小水池的生態平衡了之後,我才開始把菜種進去。

為了比較,我種了兩個不同品種的空心菜。一種的莖比較粗,也是我去年種的,用的是從自己採收的種子孵出來的菜苗。另一種莖比較細的,則是從超級市場買來的一把空心菜裡揀出幾枝來用。只要確定了菜莖的底部都插進了水底的土壤,頂端的葉子又可以冒出水面,這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空心菜就是這一點好,不管是有根沒根,隨便掐一段插到土裡就會活,一點兒也不需要操心。

雖然前面準備的工作有點複雜,不過後來可就輕鬆愉快了。我要做的事不過是每天去餵個魚(偶而忘了也不要緊,反正朱文錦也餓不死)而已。水份自然不用煩惱,下個雨就能自動補充,就連施肥的問題也由魚兒代勞了。

菜苗種下的三、四個禮拜後,所有的空心菜已經長得又高又壯。我把水面上的莖葉剪下採收,留下的植株則可以另外發枝生長,再過幾個禮拜又可以繼續收穫。如此一來,整個夏天都有菜可吃。

收成的空心菜炒了一大盤,做為晚餐桌上的佳肴,和土耕的菜比起來,更多了一分水嫩的口感。說起來,這還要感謝那些和空心菜共同生活的朱文錦和水芙蓉呢!

全站熱搜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