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2 Tue 2012 08:30
  • 餵藥

這回小罡看起來是真的生病了,除了說話的聲音變得吵啞,還有三不五時來上一陣伴著喉嚨裡濃痰淅瀝呼嚕打著滾的咳嗽聲。最誠實的耳溫槍更是不會騙人,隨便一量都超過了三十八度。於是我們幫他向幼稚園請假,也帶他去附近的耳鼻喉科診所報了到。雖然只是個小感冒,不是什麼嚴重的大病,但還是得在家裡休息個幾天。

看病、休養都還沒什麼,但是吃藥卻遇到了問題。小罡聞了聞藥水的味道,立刻別過頭去,抿得緊緊的嘴脣,說什麼也不願意打開。

我也聞了聞藥水,還好啊,沒什麼難聞的氣味。為了讓小朋友容易入口,還特別做成哈蜜瓜的味道。但是我們小罡偏偏聞到水果的味道就反胃,碰到這哈蜜瓜味自然也不例外,只是皺起眉頭,露出一副抵死不從的表情。同樣的藥水,小雍喝起來倒是像家常便飯。而這還只是第一關而已,都已經遭遇阻礙,接下來還有兩包藥粉,怕是餵起來還要更加困難。

老婆已經努力過一個下午,還是不見鬆動的跡象,我只好接替任務,繼續進行道德勸說的工作:「我知道藥不好吃,爸爸也不喜歡吃藥,但是不吃藥病就不會好啊!」

顯然這種說辭雖然合理,但對小孩而言實在毫無說服力。而且老婆應該已經不知說過多少遍,如果有用,早就不用再這樣繼續耗下去了。小罡果然完全不為所動,用力搖了兩下頭:「我—不—要!」

我想了一下,改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方式,繼續迫誘他接受我的提議:「你想想看,用吃藥來治病是最輕鬆的,頂多只是味道不太好,但一點也沒有痛苦。如果你不吃藥的話,我只好帶你去醫院打針了。」

聽到要打針,小罡果然露出驚恐的神色:「我不要打針!」我乘勢問:「對嘛,我也不想帶你去打針,又貴又麻煩。我們還是吃藥比較好,對吧?」

「不過我也不要吃藥!」他還是十分堅定。

我儘量耐著性子對他說:「那可不行,不吃藥也不打針的話,病怎麼會好得了?病如果一直不好,就會有很嚴重的後果哦!」

小罡有些好奇地問:「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啊?」

一下子我倒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說得太輕微,怕起不了什麼作用;說得太嚴重,又怕對他心裡造成過度的恐懼。我只有支支吾吾地對他說:「這……這……反正是很糟糕就對了,而且越病就會越嚴重的!」

這時在旁邊的老婆伸出援手,加入了恐嚇的行列:「小罡啊!有些得小兒麻痺的,就是發燒得很久,又沒來得及打針吃藥治好,最後就會變成殘廢。到時候連走路都有困難,更別說是騎腳踏車和溜直排輪了。」

雖然這樣的邏輯有點奇怪,而且小罡的感冒和小兒麻痺也沒什麼關係,但我不得不佩服老婆任意延伸的恐嚇技術。於是我受到啟發,立刻上網找了一些因為患小兒麻痺而導致肢體殘障的照片,指著那些因患病而變形的肢體說:「你看,生病是不是很可怕,生病的人是不是很可憐呢?現在醫生已經都已經開藥給你了,你是不是應該要乖乖吃藥呢?」

小罡的表情猶豫起來,對於「生病不吃藥治好可能導致殘廢」這樣的理論似乎開始有一點信服。於是打鐵趁熱,我趁他還來不及好好思考的時候,抓住他的手腳,請老婆趕快把藥準備好,打算把他的鼻子一捏,就順勢往他的嘴裡灌。

但是一發現我們的意圖之後,小罡立刻回過神來,用盡所有的力量掙扎,試圖擺脫我的控制,同時呼天搶地般地哀嚎起來。我們只能停下所有的動作,因為照這樣的情況看來,就算我們成功把藥灌進去,也會馬上被吐到到處都是的。

軟的硬的都行不通,我真的很想妥協,便和老婆商量,乾脆把藥混在冰淇淋裡給小罡吃下去算了。不過老婆倒是一點都不贊成我的想法。她認為即使把藥混在食物裡,還是有可能吃得出味道來,到時候藥浪費了不說,就連冰淇淋也糟蹋了。而且不管如何,小孩還是得學會吃藥。輕意妥協也不能解決長久的問題。

我覺得老婆說得也有道理,只好繼續和她一起和兒子溝通。最後小罡看到我們態度的堅決,大概覺得今天應該是逃不過了,總算在我們的恩威並用之中,勉強答應試著吞吞看。

只見小罡全身肌肉緊繃,彷彿如臨大敵,嘴裡直嚷:「我好怕藥的味道……」老婆和我則一旁伺機而動。說時遲那時快,趁著小罡叫聲暫歇的空檔,老婆突然伸出一個隻快手,把藥杯裡的藥水一股腦傾注在他嘴裡。果然是好身手,一滴都沒漏出來。我的動作也不慢,小罡的眉頭還來不及皺,半杯開水就跟著藥水灌了進去。只見他頭一縮、眼一瞪,總算是連水帶藥給嚥了。

藥水既然成功,後面兩包藥粉兌著水和勻,也就這樣跟著服下,倒是比預料中來得簡單許多。餵藥任務結束之後,問小罡吃藥有這麼可怕嗎?他有點不好意思地搖搖頭。只是光為了餵這點藥,前後不知不覺就花了快兩個小時,搞得三個人都累壞了。

破除心理障礙之後,小罡明白了什麼是「縮頭是一刀,伸頭也是一刀」,吃藥時就認份了許多。管他是甜是苦,也不管他有什麼水果口味,藥送到口邊,二話不說就一飲而盡。

回想自己小時候,也會莫名其妙地害怕某些其實不怎麼可怕的東西,雖然長大後都不怕了,但也忘了其中轉折的原因。事隔多年之後,大費周章地餵自己的兒子吃藥,才發現要克服一個小小的恐懼也是很不容易的。也許這只是小罡人生中一個微不足道的障礙,然而總算是陪著他跨了過去。

創作者介紹

老狐狸的鬧中取靜與忙裡偷閒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amantha
  • 我儿子小时候也不爱喝药水,有个喂药的方法你不妨试试。
    把喂药的针筒灌好药,小孩张开嘴巴,直接用针筒喂药,药从边沿(牙齿处)挤出,尽量别接触到舌头,药滑进喉咙后才喂水。
    这样做一来避免药水流出来,二来药水没接触到舌头的味蕾,就不会觉得苦了。
  • 謝謝你的分享,看來是個好方法。如果早點知道,也許就不用費那麼多事了。
    話說回來,我們家小朋友已經到了該自己要能忍受苦味的年紀,讓他學習面對心裡的恐懼也是遲早的事。只是這過程還真是挺累人的啊!

    老狐狸 於 2012/05/22 20:27 回覆

  • 王雅蘭
  • 小孩生病要餵藥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不但要克服他心理又要治他生理..
    覺得餵藥真的是最困難的事...我們家女兒以前也是如此...後來上了幼稚園後,老師用鼓勵的方法,在她吃藥的時候,請小朋友鼓掌,讓她自己吃...也許要看孩子的個性來找方法使他願意做...
  • 這樣看起來我們家老大還不算太糟,至少第一次餵進去以後就認命了。我們本來也想填個託藥單讓幼稚園老師去處理的,不過他大概明白老師不可能像我們這樣跟他慢慢耗,所以抵死都不從。我們也怕在幼稚園同學面前搞得太難看,只好自己在家裡抱著只許成功的決心跟他拚了。

    老狐狸 於 2012/05/24 06:16 回覆

  • 王雅蘭
  • 小孩都是這樣的,我家女兒第一次餵藥真的是抵死不從...每次只要是生病餵藥,都得像小偷一樣,要他爸爸先把她抓住,然後我將背後藏的藥快速的滴進去...天啊,簡直就像是演諜對諜的遊戲,看你文章時,真的覺得那畫面超寫實...因為我家女兒也如此....
    所以孩子個性不同,不是每個方法都放諸四海皆準...我也試過很多方法...真的是沒個準...
  • 哈哈,看來很多小朋友對吃藥都視如畏途啊。憑良心講,藥再不好吃,也不需要怕成這樣,更何況很多小朋友吃的藥都已經把口味調整過了,根本沒這麼難入口。總而言之,就是要想辦法幫助他們克服恐懼就是了。

    老狐狸 於 2012/05/25 06:11 回覆

  • stry1514
  • 我兒子小時候餵藥倒是挺乖的,也還好不常生病,真是幸運
  • 我記得我小時候好像也沒那麼怕吃藥,對水果更是愛得要命,想不到自己的兒子倒是怕成這樣。

    老狐狸 於 2012/05/25 06: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