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有位在國外念書的學弟,利用放寒假的機會回來台灣探親。雖然待的時間不長,但還是抽了空約了另外一位學弟到家裡來看我和我的妻小們。

這兩位學弟都是我讀書時在社團裡結識的。說來也有點不尋常,我參加這個社團時已經在念研究所了,早就過了正常玩社團的年紀。更奇怪的是,因為某些陰錯陽差的緣故,我居然在研二時當上了社長,而他們都是我在一年裡招進來的新生。我們在學校裡重疊的時間就只有這短暫的一年:對我來說,最後一年的碩士班生涯和他們在大學中的第一年新鮮人時光。

很慚愧的是,做為一個終日為畢業論文所苦的研究生,還要帶著一群年紀上差自己一大截的學弟妹,難免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還好他們本身都十分傑出,所以社團的經營都還算順利,也沒有讓我搞到畢不了業。說是我照顧他們,還不如說是他們帶給我一個返老還童的機會,讓我的學校生活多了一個精采而豐富的結尾。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大家都已經從共同的母校畢業多年了,也擁有各自的一片成就。以這兩位學弟來說,一位正出國攻讀博士學位,另一位則靠著自身的努力,在事業上也發展地有聲有色。即使每個人現在都有不同的生活重心,偶而聚首時的把盞言歡,仍然讓人覺得興高采烈不已。

我雖然虛長他們幾歲,但在社會上打滾幾年之後,他們見識上的廣度與深度也不得不讓我覺得自嘆弗如。歲月在我們身上、心裡留下了不可避免的痕跡,但我也常想,不管經歷了多少時空的阻隔,我們仍然可以輕易地在難得的相聚中找回過去的感覺,這到底是什麼原因?顯然很多見得到的東西都變了,但一定也有些微妙的成份依舊嶄新如昔。

當一個人還年輕的時候,經常都是理想主義者,雖然嫉惡如仇,但也堅信著人性本善的原則。只要別人沒有出賣自己,我們都會不加考慮地選擇以誠相待。而身為一個學生,即使物質生活過得簡單樸素,我們也不會因此而羨慕別人因為財富的充盈所帶來的光鮮亮麗。相反地,與其被用金錢收買,還不如有尊嚴地堅持自己的價值。年輕的理想是神聖的,甚至帶有一些不可理喻的潔癖,不容被世俗的膚淺價值所污染。

然而經過幾年社會生活的洗禮,有些觀念也在不知不覺中悄悄轉變。這雖然可說是一種成長,但實際上也是一種妥協。許多價值再也沒有條件一成不變地堅持下去。成家生子後,肩上的新責任更讓人不得不多磨去一些性格上的稜角,容許更多黑與白之間的灰色地帶。不過也因為這個過程,讓人可以用更寬廣的角度欣賞不同的想法;看到了事情的一面,也多少看到一些它的反面。相異的觀念彼此衝擊震盪的結果,慢慢趨向了一個增加了緩衝帶的新平衡狀態,減輕了不少過度偏執為自己帶來的苦惱。

但是更值得高興的是,即使社會的環境充滿了功利現實的誘惑與挑戰,在和這些老朋友的談話中,我還是感覺得到一種未曾動搖過的理想性。這絕不是一種刻意為之的沈重,反而是令人自在的輕鬆。也許,在這樣的變與不變之間,就存在著我們過去在一個小小的學生社團中培養出來的默契。

坦白說,這樣的默契也不是常有的。在相隔一段時日之後,有些人和我們之間還是會感到疏離。也許是他們變得太少,還停留在那種自以為是的青澀階段;但也許是變得太多,以致於讓人快認不得了。當然,也許從他們的眼中看來,我們也是如此地過或不及。只是時間幫我們做了篩選,人與人之間的感覺如何演變的確很難強求。

說來有點不好意思,本來應該讓難得回國的學弟多談談的,但後來反而是我嘮嘮叨叨說了一堆。自從我離開上一個工作之後,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和他們更新我的近況,在一點酒精的催化下,不知不覺就講多了。這一年來我看透了很多事,但是也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在現實的責任與理想的目標之間也找到了一個自己認同的支點。雖然許多事情要重新起步,但是方向一對就再也不需躊躇。這些學弟們都比我優秀得多,相信他們未來的前程一定比我更加寬廣,也不用重蹈我走過的一些冤枉路。

我們一直聊到深夜,驅走寒意的除了杯中的烈酒,還有溫厚的情意。舉起酒杯,敬值得回憶的過去,也敬值得期待的未來。

創作者介紹

老狐狸的鬧中取靜與忙裡偷閒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try1514
  • 我比你早畢業更多年
    但有一點和你一樣的
    幾十年後回頭檢視大學時候的交友
    發現在社團裡得到的友誼 比系上同學還深厚
    一直到今天 回顧那段青澀卻單純的歲月
    心中還是充滿撒滿陽光的喜悅
    我的青春 走過 也漸漸地消逝在 那寬敞的椰林大道 (酸甜交加的感覺啊)
  • 社團裡的朋友常有一些革命情感,在系上同學間可能反而不見得看得到。
    而且學長姊與學弟妹的交流要比在系上熱絡多了。
    學姊如果到現在還維持著當年的友情,那一定都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不容易啊!
    不知道學姊當年是跑什麼社團呢?

    老狐狸 於 2010/01/18 00:16 回覆

  • stry1514
  • 當年有個 台風社 (據說後來已經倒社了 哈哈)
    該社標榜 台大之風 台風風人(第二個風當然是動詞 念四聲)
    台風社本社的活動我倒不常參加
    但它下面有社服的分支活動
    是到國中作輔導
    但我們不叫它 "國服" 而是 "國激" -- 國中激勵隊
    當時有南北兩個激勵隊 寒暑假分別找南北兩個國中作類似夏令或冬令營的活動
    我參加的是北部的 所以我們稱我們的團隊為 北激
    團員自稱 激兒
    前後屆認識的激兒如今散居全世界各地
    去年還因有人返國聚會過幾次 感情都還很好
    (你唸電機 不知道有沒有被 林D達教授交過? 他也是我前一期的隊友間好友)

  • 聽說台風社當年可是很大的社團啊。
    至少我那時候還存在,現在怎麼樣就不清楚了。
    不過社團的發展和環境多少有些關係,後來有沒有倒也不是很重要的事。重點是那一段曾經親身經歷的歲月啊。
    我大學時也待了好幾年的服務性社團,同樣是帶小朋友,說老實話還真是不輕鬆。不過培養出來的能力與和與其他團員的默契相對地也很深厚。然而能像學姊這樣隔了那麼長時間還感情這麼好的,實在是不簡單。
    林D達教授是我們系上的嗎?我好像沒什麼印象,至少是沒上過他的課。要不然就可以相認一下了~~

    老狐狸 於 2010/01/19 21:07 回覆

  • homaster
  • 這篇不知道該插什麼話(默)
    ^^"

    好幫手
  • 沒關係,輕鬆一點吧~~
    隨便看看就好了^^

    老狐狸 於 2010/01/19 21:0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stry1514
  • 問清楚了
    真的不是電機系
    是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
    以前的農機系
    難怪你不認識
  • 原來是農機系的啊~~
    我們那時候還是叫農機系,不過我畢業不久後就改成那個一長串的系名了,還挺難記的XD
    好像農學院的系後來改名字的特別多。

    老狐狸 於 2010/01/20 21:32 回覆

  • purinn
  • 可惜..好像是我對瑣事的記憶力太好了...跟很多不同人之間的共同記憶..都只有我單方面記得常常我提到一件事..他(她)們都忘了..(所以不能稱做共同XDD)...所以常不禁感嘆相見不如懷念^^
  • 其實回憶不都是那些瑣瑣碎碎的事組成的?每個人看重的事情不一樣,即使經歷相同,回憶也不可能一樣。這是無法避免的事,也不用那麼在乎。也總有很多大家都記得的事啊。
    有些個人的記憶,獨自懷念也是不錯的感覺。至少我是這樣覺得的。

    老狐狸 於 2010/01/22 20: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