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110048

那一年是1997年,我(老狐狸)和我的朋友黃鼠狼都剛考上研究所。時間再往前推幾個月,當我們都還在為了準備研究所考試而艱苦奮鬥時,騎單車環島的夢想成了支撐我們努力堅持的一股重要力量。到了考試前,我們大部份的時間都已經泡在圖書館裡了,而在念書中間的片刻休息時,我們也不做別的事,只是拿出地圖想像著環島之旅中可能造訪的角落。

我們很幸運,後我兩個人都如願以償地考上了。放榜那天,我還乖乖坐在李商隱詩的課堂裡。只是詩句再美、教授的講解再生動,心中忐忑的我卻連一句也聽不進去。後來瞄到黃鼠狼在教室外面興奮地跳來跳去(就跟真的黃鼠狼沒什麼兩樣),我就知道他是來通報好消息的。剩下的半堂課就更是煎熬。如果我不是坐在前幾排,早就溜之大吉啦!不過我們也沒等太久,當天下午就馬上跑去店裡挑車子了。

事實上在此之前我們都各自擁有一台腳踏車,只不過皆屬「校園車」的等級。顧名思意,校園車只適合在校園內逛逛,如果騎著去環島,恐怕不是車先解體就是人先解體。雖然這種普通腳踏車的裝備不甚精良,但我們在環島之行正式開始前還是騎著它們進行了多次的熱身訓練。不管是平地還是山區,整個大台北地區都跑得差不多了。

 

在騎單車蔚為風潮的現在,環島已經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不過在當時可是驚天動地的大計畫。為了實現這個偉大的夢想,我們也不惜把窮學生的畢生積蓄用在買新車上--這也是我們第一次買超過一萬塊的腳踏車。這種價錢現在根本不算什麼,但當年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我們瘋了:「你為什麼不再貼一點錢去買機車算了?」對於這種問題再解釋也沒有用,只能置之不理。我們還給自己的愛車起了名字,黃鼠狼的叫Oryx(羚羊),我的則叫Bobcat(山貓)。

環島的時間訂在暑假中,不過我們馬上發現了問題。由於我們這些準研究生在暑假裡已經開始要到老闆的實驗室報到了,而我們兩個又有不同事情要忙,所以可用的時間遠不及當初想像的充裕。行程一延再延,最後總算訂在七月19日。而且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超過了就可能耽誤正事。

最後參與環島計畫的有三個人,除了我和黃鼠狼之外,還有一個黃鼠狼的朋友。不過那個朋友騎的是摩托車,跟著我們一起成行(以速度來講,其實是我們跟著他才對)。

行程的起點和終點都是台大的校門口。出發那天我們起了個大早,天還沒全亮就啟程了。那時候數位相機還不普遍,照片都是用黃鼠狼的傻瓜相機拍的,再加上我們拍照的技術也不怎麼樣,所以拍起來都有點模模糊糊的。而且相機的日期也設錯了,所以顯示的日期都比實際上提早一天。

File0001

第一天還比較有力氣,連經過海洋大學時還不忘拍照留念。

File0002

到宜蘭我們走的是濱海。為了趕進度,第一天就要殺到蘇澳,大概150公里左右。雖然只完成了七分之一,身體的疲倦感就隱約讓我們感到後面路途的艱辛。

File0004

第二天蘇花公路的爬坡本來是我們最擔心的,但實際騎起來還算乾脆,就是三個上坡三個下坡而已。而且因為路途最短,反而成了最輕鬆的一天,拍的照片也最多。

 File0006

這是蘇花公路沿線的烏石鼻

File0007

和太魯閣。

File0008

File0015

過了這個台九線200公里的牌子,就要進花蓮市區了。到的時候還很早。那天住的是救國團的花蓮學苑,一個人300塊就打發了,環境不錯還有免費的自助脫水機。雖然是暑假期間,但我們住的時候剛好整個學苑都沒人,愛睡哪間就睡哪間。救國團的地方雖然沒有飯店高級,但是對我們騎單車環島的人來說,頭一沾枕頭就可以累得馬上睡著,實在沒必要挑什麼太高級的地方住。

File0017

按照預定進度,第三天要解決整個花東縱谷,大概有200公里左右,這也是最累的一天。這天早上黃鼠狼突發奇想,說是為了要一邊騎車一邊做日光浴,所以提議打赤膊騎。打赤膊就打赤膊,有什麼好怕的,我把上衣一脫,請黃鼠狼幫我在背上抹些防曬油就上路了。最後反倒是提議的人反悔,黃鼠狼自己又把脫了一半的T恤穿了回去。

花東縱谷風光明媚,可惜我們為了趕路無暇佇足欣賞。選擇拍照的地點原則也變成固定每100公里拍一張。台九線的300公里就在玉里鎮這個叫大禹的地方。

File0018

好不容易出了花蓮縣,這天剩下的路程還有得騎呢。

File0021

為了爬出花東縱谷,鹿野的長坡把我們整慘了,也花了不少時間在那裡,到台東市區時已經天黑了。我們預計是住在知本,所以還得向前。照理說台九線400公里的牌子應該要出現了,但我們就是沒看到,一下跳到了401。為了找那面400的牌子,這段路我們還來回騎了好幾遍,最後還是在路旁的草叢中把它挖出來合照。原來是這裡剛好在修路,路牌就被暫時擺到一邊去了,偏偏天黑了又難找得要命……

File0026

住知本當然要洗溫泉啦!我們也特地找了一個有溫泉的飯店。不過先溫泉的時候我才發現不太對勁,白天打赤膊騎車時好像把背後曬傷了,泡在溫泉水裡覺得有些刺痛。我在鏡子裡一看,發現背後曬紅得很不均勻,居然還有手掌印。原來是黃鼠狼幫我抹防曬油時敷衍了事,偷工減料不說,最後就往我背上一拍,說:「好了!」這一拍就拍出了後來這個奇怪的防曬油掌印。

隔天的目標是墾丁。早上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走過南迴公路,這也是全部旅程中最後一段比較大規模的爬坡。雖然前兩天還覺得累,但到了第四天,身體反而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感覺,肌肉的收縮似乎已經成為一種默默由意志力支持的反射動作。

File0028

我們唏哩呼嚕地爬上了海拔四百多尺的壽卡,在派出所前留下了這張照片。可以看得出來,經過連續幾天七月豔陽的考驗,我們都已經快被曬成黑炭了。

File0030

從台9線轉199縣道後,就直接經過車城殺向墾丁,到了這裡我們的環島之旅已經超過了一半。這天也算是比較早到目的地的一天,在南灣的旅館安頓好後天色還早,我們還有時間去海邊泡泡海水。海水的刺激讓我那天因打赤膊曬傷的背部產生了強烈的痛感,不得不咒罵起黃鼠狼的這一番傑作。

File0031

第五天離開墾丁後便是一路向北。在大尖山前做好了最後的整備就出發了。

File0033

中午左右到了楓港,也就是台26線、台9線和台一線的交會處。我們留下了這張照片,這也是此次旅程中最後一張照片了。一來是一捲底片剛好拍完了,而且後面的行程大都在趕路,也沒什麼時間拍照。

File0035

這天晚上到了台南,住的也是救國團的台南學院。第六天則趕到了豐原,就借住在和我們一同環島的朋友家裡。朋友回到了位在豐原的家裡後,就不再繼續跟我們上來台北了。

雖然補給比較方便,但西部的風景和東部比起來就差多了。而且我們在北上途中不斷遭遇強勁的逆風,所以雖然走的大多是平路,但速度卻怎麼也快不起來,每天都是騎到天黑之後才完成當天的目標進度。在渡過濁水溪時,我們在溪州大橋上的時速只能維持在10公里左右。這樣的情景竟然讓我們懷念起蘇花和南迴的爬坡。

第七天--也就是最後一天--同樣是一場硬仗,近200公里的路要趕。太陽下山時我們才到桃園而已,剛好又在省道上碰到下班時間湧現的龐大車潮。在接連幾個紅綠後,我和黃鼠狼就被車潮給衝散了。那時可沒有手機可以互相聯絡,我們只能憑著直覺各自朝著最後的目的地前進。我們只能把僅存的力氣全數用在追趕這最後一段旅途上。最後我們又重聚於台大校門口,前後抵達的時間只差了幾分鐘。那時已經很晚了,我們在校門口狂飲香檳慶祝環島的成功,回想這七天來的甘苦,這是沒經歷過的人絕對無法體會的。

就在我們慶祝的同時,有一個學妹騎著腳踏車過來。她自我介紹是台大單車社下一任的社長,看到我們剛完成環島,也一起加入我們的慶功,同時邀請我們在下個學期開學後參加單車社。我們雖然環完了島,但還不知道原來台大還有單車社呢!於是我們就立刻答應了她的邀請。這也開始了我後來和車社的一段深厚情緣。

就在環島完成的十二年後,回味起這段往事,仍然讓人覺得熱血沸騰。但是說老實話,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完成這段旅程,真是一點兒也不好玩。除了不斷趕路之外,幾乎沒什麼遊山玩水的時間和心情。當時這一圈下來,看到路上騎單車的人數實在屈指可數。誰也沒想到單車運動有像現在引領風尚的一天,騎車環島早已不是瘋狂自虐的舉動,而是追求自我的時代潮流了。

也許紀念當年這段環島旅程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不久的將來,再環島一次吧!想必黃鼠狼也會參加的。而現在如果要多號召一些同好一起成行,一定也會比當年容易許多的。

創作者介紹

老狐狸的鬧中取靜與忙裡偷閒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讀者投書
  • 為何地圖上沒有記錄去太魯閣那段, 是刻意隱瞞?
    還是你當時繞路去把妹嗎?
    讀者是不容許被乎龍地!
    還有黃鼠狼最後去向也沒有交代!
    比如說黃鼠郎有沒有一起加入單車社? 那個騎機車的人後來有沒有被感動, 從此不騎機車.......諸如此類?
  • 難得有人看得這麼仔細,我也必須好好交代一下。
    關於太魯閣那一段,其實我們只有在立霧溪口的中橫入口牌樓晃一下而已,並沒有進去太魯閣峽谷,所以地圖上的標示其實沒錯。說老實話,我還真想繞路去把妹啊,只是黃鼠狼已經累得唉唉叫了,完全是基於道義才沒去的(信不信由你啦)。
    至於黃鼠狼的去向嘛,因為不是本文重點,所以沒有多著墨。不過黃鼠狼倒是真的和我一起加入了單車社,後來還拱我當了一年的社長。這比那塗防曬油的一掌厲害多了。
    而那個騎機車的是黃鼠狼的朋友,我也不太清楚他後來的動向。照常理推斷是不太可能被感動的,可能慶幸沒有和我們一起活受罪的機率比較大吧。

    老狐狸 於 2009/07/29 20:52 回覆

  • tehhua
  • =.=12年前就環島了...嗚嗚嗚~我也想要啦..希望明年前能夠達成(現在有家小..這種真的就比較難了)
  • 終於又找到一個明年想去環島的人了~~
    看能不能一起去囉^^

    老狐狸 於 2009/09/23 2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