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楊照的短篇小說集。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楊照寫的評論是很有名的。但坦白說,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他的小說。從圖書館的書架上取下,打開書頁瀏覽時,心中多少有些好奇。

這本書分成兩輯,上輯「紅顏」的九個短篇各自獨立,而下輯「身世」的十四篇則以同一個主角為主軸串連在一起。「胖」寫的是一個已婚教授在與女學生外遇的過程中,妻子與外遇對象各自以廚藝滿足他的口腹,但後來卻覺得妻子報復的方法就是讓自己成為一副腦滿腸肥的模樣。「假面」描述一個公務員習慣了日復一日地單調生活,最後在思想上淡化了人與人之間複雜的個體差異,甚至在這種單調中得到安全感。「鼠莊」藉由對於傳說中七彩大老鼠的尋找過程,暗批威權時代中的政治箝制。「落髪」講的是一個女人的丈夫和公公擁有一個相同的秘密,就是頭皮上被頭髪掩蓋的痣;而在女人後來離開她的丈夫後,這對父子便開始不約而同的落髮,再也藏不住頭上的痣了。「貓眼」諷刺著所謂知識份子的道德觀,一個自以為愛好正義的老師在目睹真正重大的不義時,反而嚇成了精神失常。「本事」是一個老人在臨終前對自己一生的陳述:一個思念失蹤丈夫的少婦令年輕的他心動,後來他也看到另一群人在政治壓迫下發洩情緒的動人歌聲,但在聽到賣花女與情感抽離的歌聲後也了解到自己的老去。在「紅顏」裡,一個男人因社會環境的改變而影響了對政治的看法,不過他的朋友對他說了一個故事:一個人在千方百計讓自己躲過生命中的紅顏劫後,最後還是毀在自以為已經擺脫的女人手裡,因此說明了時勢的難以預料與不可違抗。「疫癘」裡的軍人陷入了一個妓女帶來的深沈誘惑,而一種類似瘟疫氣息的蔓延,使得善惡之間的界限也完全模糊難辨了。在「別人的夢」裡,三個落榜的考生談到自己失敗的原因,是否人只是活在另一個人的夢裡,當他醒來就不存在了?

 

「身世」中的每一篇之間並沒有很強烈的關係,每篇也都傳達著各自不同的概念。「蟬」提到了月經與青春期女人思想上的變化。「劫毀」描述家暴對女人的傷害。「骨肉」講的是人口販賣事件中受害女子的辛酸。「珍珠淚」中說的是男人的外遇。「玫瑰」是一段到內心情感上的師生戀情節。「山中的夜」、「身世」和「聲音」則是女人對親情(姊妹及隔代長輩)的感受。「蒼白少年」談到了種族歧視。「死生情戀」講到了因為愛情而放棄的生命。「親愛的馮麗萍」裡是比較純粹的男女愛情。「那片蒼鬱的山林」提到不同形式的家庭暴力。「小說」說的是妓女出賣靈魂的痛苦感受。「茉莉香片」批判了揭發別人性交易的假道學心態。

在第一輯「紅顏」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帶有奇幻和荒謬色彩的情境,而在這些特別的情境中也突顯出各自寓言式的主題。而在第二輯「身世」中就透露出明顯的女性主義痕跡。作者在後記中說:「第二輯『身世』原來設計時野心很大,想用一個神秘非寫實的場境探討台灣社會存在的『重大差異』問題。……『重大差異』只能靠容忍、摸索探測來逐漸接近,不能強行取消任何一方的存在價值。」作者在下筆時應該也察覺到了這樣做的難度很高,所以並沒有架構一個「神秘非寫實」的場境(反而在第一輯中屢屢出現),而是以一連串的現實場景來傳達他的意念。作者也提到,性別認同是本土意識、權力論述以及歷史圖象的重要交集。就以本土意識為例,以本書成書的年代(1989-1991)和今日相比,對一般社會大眾的而言的概念已有很大的不同。但現今性別認同的議題和本土意識的論述之間仍存在許多落伍的概念,可見這還是一個值得探索的空間。

在楊照的小說裡,還是可以看到許多評論的影子,這應該也算得上是一種特色。

創作者介紹

老狐狸的鬧中取靜與忙裡偷閒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