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立委選舉之前,國民黨前立院黨團書記長趙麗雲的「農舍」風波引發各界關注,她怕因此落人口實而影響選情,所以主動退出爭取不分區立委的提名。如今選舉已經落幕,執政黨順利過關,相關爭議也逐漸風平浪靜之後,趙麗雲又被馬總統提名為考試委員。在野黨當然不會忘記這其中的轉折,準備在審查考試委員提名人資格的時候,好好修理一番。

台聯的立委黃文玲問得很直接:「那你認不認為這次的提名是政治酬庸?」

趙麗雲的回答是:「酬庸的酬字是沒有問題的,但庸字是有問題的,因為庸是表示我資格不合或是我才能低劣,這點我並沒有這樣承認。」

我看到了這則新聞,不禁覺得有些愕然。趙女士(現在已經是趙委員了),顯然是把酬庸的「庸」解為「庸材」,所以才會只承認酬庸的「酬」,而不承認酬庸的「庸」。到底酬庸中所酬的,是否盡為庸材?

先看看這個比較沒有問題的「酬」,既然有個酉字旁,想必是和酒有關。《說文解字》中對這個字的解釋是:「主人進客也。」用白話來說,就是主人勸客人再多喝點酒。之所以要勸酒,除了禮貌以外,也有感謝客人賞光的意思。所以後來酬這個字就引申出應對和報答之義,前者如「應酬」,後者如「酬謝」。而酬庸中的酬,顯然也應該解為酬謝。問題是為什麼只見有人酬庸,但倘若遇到像趙委員這種自許不甘平庸的人,卻不見來個「酬賢」之類的用法呢?

小篆裡的庸,上面是個「庚」,下面是個「用」。因以,庸的本義就是「用」,例如《尚書.堯典》中的「疇咨若時登庸」,此處「登庸」指的就是提拔任用。而庸上頭的那個庚字,本身則有「繼續」之義。既然是「繼續」「用」下去,表示一種可以延續的常態,所以庸又衍伸出「平常」(甚至是「拙劣」)的解釋。我們一般會用的「庸庸碌碌」一詞以及趙委員腦中想起的「庸材」,便是由此而出。

不過話還沒完,正因「繼續用」之故,總會產生一定的功效,所以除了「用」和「平常」之外,又有了「功勞」的意思。例如《周禮.地官》中提到:「以庸制祿,則民興功。」這裡的「以庸制祿」講的是決定俸祿高低的依據,當然不是「平庸無能的程度」,而是「功勞的大小」。同理,《國語.晉語》中的「無功庸者,不敢居高位。」這個功庸就是功勞,更是再明顯也不過了。

那麼再回過頭來看「酬庸」這個詞,值得酬謝的,當然同樣是功勞而不是昏庸。趙委員其實大可不必忌諱「庸」這個字,這個「庸」正是黨對您的勞苦功高與忍辱負重最大的肯定。如果沒有當初趙(立法)委員的急流勇退,豈不是又多了個讓在野黨攻擊的箭靶,為大選橫生枝節?這不是個莫大的「功庸」又是什麼?用另一個(考試)委員的職位來當作「酬庸」,想必也不是什麼讓人奇怪的事。

倒是如果只認「酬」而不認「庸」,則不免令人想不透,如果沒有「庸」又何來有「酬」?難道趙委員不明白「無功不受祿」這個道理,還是真的以為「酬庸」酬的都是庸材?不管是哪一種狀況,還真讓人覺得有點「庸」了。

或許還有一種可能,曾經當過國立編譯館館長的趙委員對這酬庸在酬什麼,其實心裡明白得很。只是看準了立委的程度也好不到哪裡去,隨便曲解一下文義應付應付,大概就可以把人唬過去了。反正有的是同黨同志力挺,酬的是什麼庸,有差嗎?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君羨
  • 長知識!!
  • 過獎了。

    老狐狸 於 2012/04/16 19:50 回覆

  • stry1514
  • 她真是讓有識之士看笑話了

    我對趙女士不熟 但直覺一直不是很喜歡她 (純粹是個人直覺好惡)
    老覺得她假假的 很公於心計的樣子
    不過 不是這種個性也沒辦法在政治圈裡生存
  • 我其實也跟她不熟,連特別的好惡好像都沒有。純粹是看到她跟立委之間這段奇怪的對話,忍不住寫篇文章挖苦兼辨正一下而已。
    坦白說,政治人物差不多就是這樣,也不用要求太多啦。

    老狐狸 於 2012/04/17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