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罡在紅樹林捷運站

我們家小罡在去年底時滿了五歲,他深信這是自己人生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不管是學會了什麼新把戲,或是做了什麼從前沒做過的事,總是愛這麼說:「我四歲的時候還不太會,不過現在已經五歲,忽然就變得很厲害了!」說的時候表情很認真,還會伸出手來比個「五」,每根指頭都張得開開的,好像深怕別人沒看清楚似的。

不過他的確對自己的能耐很有信心,聽到某人做了什麼事,就想讓自己也來試一試,即使有時候免不了有點天馬行空。

有天他不知道又看了什麼,沒頭沒腦地跑來問我:「爸爸,我可不可以騎腳踏車去南極啊?」

我笑了笑對他說:「南極很遠又很冷啊,連爸爸都去不了。你想去的話要先把體力練好,現在還不夠強壯的。」

他不死心地繼續問:「那騎去墨西哥可以嗎?」

從南極跑到墨西哥,這思考未免也太跳躍了。但既然小罡問得認真,我這個做老爸的當然也得一板一眼的回答:「墨西哥?嗯,是不會那麼冷,不過還是很遠。而且中間隔了海,腳踏車可能騎不過去啊!」

這時他可能想到了「台灣四面都是海」這回事,停頓了一下之後,眼睛又放射出光芒,用一種更肯定的口氣說:「那我一定可以騎到左營!」

這小子八成是想去找他住在高雄的表哥和表妹玩。只是每次去大多是高鐵先搭到左營,他這小腦袋瓜子想得簡單:列車只要打個盹就到的距離,騎腳踏車應該也用不了太久吧?

我不太想直接潑他冷水,只好慢慢分析給他聽:「左營是可以騎得到,不過依照爸爸之前的經驗,快快騎也要兩、三天。爸爸的腿比較長,騎得比較快。如果是你的話,可能要多騎好幾天。你要上幼稚園,恐怕沒辦法花那麼多時間騎腳踏車啊!」

小罡不死心地繼續問:「那有什麼比較遠的地方是可以一天騎得到的?」我見打發不了,只好說:「爸爸記得剛開始騎腳踏車旅行的時候,也許可以騎到淡水……」

他馬上搶著說:「那我們就騎去淡水好不好?」

說真的,我是想過將來有機會要帶著他們兩兄弟騎腳踏車去淡水的,只是沒想過這麼早實現這個計畫。我起先楞了一下,後來想想也不是不行,反正就沿著淡水河邊騎一騎,騎累了再掉頭就好。於是我用比小罡更認真的口吻問他:「你確定嗎?到淡水是很遠的一條路,如果怕累的話一定是到不了的。」

「我才不怕累呢!」他完全不理會我的威脅,我只好答應他有空時便成行。

前陣子陰雨連綿出門不便,即使逢假日,大部份的時間也待在家裡,兩個小傢伙都有點悶得慌。上期六好不容易等到了個沒有雨的週末,我騎著我平常通勤用的腳踏車領軍,小罡騎著他的小黃車,老婆的腳踏車幼兒座椅上載著小雍,一家四口就朝著目標出發了。

其實決定出門也有點倉促,因為一早天就陰沈沈的,雨一副要下不下的樣子。我們直到近中午天色明朗一些的時候才出發,又磨咕掉半天,看來要騎到淡水是機率更低了。我和老婆先商量好備案,一有狀況便馬上撤退。

先沿著新生南路從家裡騎到公館吃午飯,這三公里左右的路程都有在人行道上另外畫出的腳踏車專用道,小罡先前也騎過,所以還算是輕鬆。接下來從永福橋下翻過河堤,接上了河濱單車專用道,挑戰之旅就算是正式開始。

出手意料之外地,雖然是個無雨的假日,但河濱公園裡卻沒見到什麼遊客。可能大多數人都被雨澆怕了,看到這個厚雲密布的天空也感覺是要遲早破出水來。另一方面,雨雖然是暫時停了,但寒氣卻是一點沒退,十五度以下的溫度,還是家裡窩著舒服一些。

拜單車運動風行之賜,現在台北沿著河邊修建的單車專用道,比起我十幾年前念書時要好得太多了。不但路況良好,而且所有車道幾乎都已接軌串連。如果我們從公館一路騎到淡水,全部都有單車道可走,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樣需要和汽機車爭道。也因為如此,我才敢放心帶著小孩遠行。

小罡的鬥志高昂,一直努力地踩著踏板前進。我和老婆配合著他的速度,或前或後地陪伴著。雖然推進得不算快,不過倒是沒什麼停歇,不知不覺就騎過了華江橋,新店溪的河道也併入淡水河,這時大概已經沿河走了近十公里。但後面的路長得很,我心裡還是覺得今天不太可能騎得到淡水。

騎過大稻埕碼頭之後,也許是前面氣力用得太快,小罡才開始說是有點累。我們帶他拉拉筋、伸展一會兒之後,他又立刻跨上車前進,一口氣騎到社子島,才找了一家便利商店休息。幾口點心一下肚,小罡的體力就恢復得差不多了。依照我原先的設想,最多到了這裡就要安排退路,想不到狀況比想像順利許多,我和老婆討論後,決定繼續朝著完成淡水之行的目標邁進。

騎過關渡平原長滿水筆仔的堤岸,看著水鳥在泥灘漫步,車輪的轉動也輕快起來。不久之後,柔美的觀音山橫臥在眼前,雖然雲層遮掩了豔麗的夕陽,淡江的波光還是讓人心神蕩漾。最後一段河岸的起伏讓小罡的踏板有點緩慢下來,我讓他數著路旁的里程牌,持續前進的動力。正當夜色正要降臨時,淡水老街也點起熒熒燈火,迎接著我們一家人的腳踏車隊,也慶賀著小罡第一次遠征之行的成功。

我在淡水捷運站旁抱著小罡,為他感到無比驕傲。我自己可是到了二十歲時才敢把腳踏車騎來淡水,小罡可是扎扎實實地贏過他老爸,而且一贏就贏了十五年。為了獎勵自己的努力,我們在淡水飽餐了一頓牛排。

晚飯後,夜幕已低,該是返家的時候了。這時瞥見路旁的招牌上的溫度計,才發現今天淡水真冷:攝氏十度,再加上不斷灌進河口的寒風。只是騎車時不覺得而已。

回程自然不可能、也不需要再騎了。我們騎到紅樹林捷運站,買了腳踏車的捷運票(80元乘以3張,淡水站不能出入腳踏車,所以要在紅樹林站上車),連人帶車上了捷運列車。我本來以為小罡會累到在車上睡著的,想不到卻沒有,倒是我騎了一天的慢車,還真有些疲困。路上小罡直問:「爸爸,我們下次遠征要去哪裡啊?」我只是笑了笑,還真沒想好要怎麼回答他。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西爾芙
  • 騎去墨西哥XDXD!!

    從永福橋騎到淡水嗎?五歲可以騎這麼遠好利害啊。
    你們真是很棒的爸爸媽媽。
  • 謝謝你的鼓勵啊^^
    那天先從家裡騎到永福橋,再沿河邊騎到淡水。依照里程表上的紀綠,一共騎了37.1公里。我們家小朋友真的還滿強的,連我都有點意外。

    老狐狸 於 2012/02/28 23:25 回覆

  • stry1514
  • 小罡太強了
    我也是幾年前才敢從景美騎到淡水 也是單趟
    他的意志力太強了
  • 小孩子真是潛力無窮啊,有時候連我們大人也不得不佩服!

    老狐狸 於 2012/03/01 2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