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薑花大清理

難得今年的中秋節有三天連假,但不巧碰到老爸和老媽一起出國旅遊。所以儘管一連幾天都是秋高氣爽、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但銜命看家的我卻註定非得當個宅男不可,哪裡也去不成。我只能窩在被烤肉味包圍的空氣裡,望著窗外飄忽的雲朵,直到黑夜降臨,月娘投以同情又帶點嘲諷的眼神。

既然必需乖乖待在家裡,我想還是幹點正事好了,至少免得徒增無奈。假期開始的時候,我透過屋前的落地窗,看著秋氣漸漸襲來的庭院,心想是該整理一下了。除了該換掉一些在夏天的尾巴裡已經顯露疲態的暖季草花之外,最該整頓的莫過魚池裡蔓延得茂如叢林的野薑花。

自從野薑花進駐魚池之後,就無時無刻在擴張著自己的地盤,不眠不休卻又無聲無息,讓人不小心忽略了該施加的侷限。四處延伸的塊莖不但盤據了假山,更覆滿了三分之一的池面。一根根直生的莖幹上展開又大又長的葉片,把半座魚池遮蔽得暗無天日,就連種在池畔的幾盆小灌木都有點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委屈地側著身子,用一身稀疏而斑黃的葉子訴說著日光被剝奪的悲哀。

算算至少也有一兩年沒動過這片野薑花了。其實許多長壽或生命力旺盛的植物都是需要不時修剪的,當然,像野薑花這種帶些野性的更是如此。雖然剛修剪過後的花木和剛理過的頭髮一樣,總是讓人看起來不太習慣,但卻是促進健康生長的必要過程,至少書本上都是這麼說的。

不過老爸平時在幫我照料這些花木時都是秉持著自然主義的原則,經常把那些所謂的園藝理論拋諸腦後。我常覺得什麼東西該修一下了,他卻搬出他的「三不剪政策」消極不配合一番:長得好不剪、長不好不剪、開了花不剪。

長得好不剪是因為植物風華正盛,剪了可惜。長不好不剪是因為植物體弱力乏,剪了有損元氣。至於那些長得不好不壞的,只要遇到開花的,便不能阻止它們含妍吐芳,當然更剪不得,即使是像彩葉草這類花朵毫不起眼的也不例外,別說是又白又香的野薑花了。照他這樣的原則,還真沒什麼東西需要修剪的。

但我知道這野薑花是非剪不可了。趁著老爸不在家的時候,此時不下手又更待何時?於是便抄起剪刀走向那一叢茂密而有些凌亂的枝葉,打算先來個一場大刀闊斧再說。

然而直到實際動手之後,才發現狀況比想像中複雜得多。不但莖葉交疊甚密,就連藏在水下石縫中的「薑」都是盤根錯節,奮力切割一陣之後,常常挖出一塊巨如西瓜的沈重薑團。遇到地形複雜之處,還得仔細思考如何下剪動刀,才能順利解開糾結。假山上除了野薑之外,還到處長滿自己落戶生根的翠蘆莉,許多都已把粗壯的根部緊紮入石縫當中,自然也是應該清除的對象。因此光是除草拔根的工作便進展得十分緩慢。即使後來為了方便施展手腳,我已經整個人跳進池中,踏著池底的污泥作業,還是花了一整個下午才大致完成。

從魚池中清出的野薑花、翠蘆莉和其他雜生的蕨類竟像小山一樣堆滿了半個草坪。而我自己則是滿身的爛泥,滿手怎麼洗也洗不掉的草腥味,還有一堆被銳利而粗糙的岩石劃傷的血痕。現在新的問題來了:怎麼把這些暫時棄置在草坪上的東西處理乾淨?

這又花去我大半天的時間。我把大量的野薑花,不管是根、莖、葉,全都剪成了小段送進堆肥箱裡。至於其他有些比較粗硬的枝幹,不適合用來堆肥的,又另外清成了幾大袋。

在花園中工作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不只是該幹的活多而已,每當整理好一部份,又覺得其他有些東西看起來不太順眼,忍不住又給自己增加幾個臨時的新任務。東摸摸西摸摸之後,雖然永遠也達不到理想的目標,至少得到幾分煥然一新的景象,這也夠讓一個園丁自我陶醉一下的。

就說擱在牆角的兩盆矮牽牛和美女櫻吧,我一直想把它們種在吊盆裡,稍加栽培之後,看能不能欣賞到懸如花瀑之美。但對於怎麼吊和吊哪裡一直拿不定主意,所以就這麼一直擱下去了。現在好不容易完成了清理魚池的大工程,便又把腦筋動到它們身上。

矮牽牛與美女櫻

最後的方案其實也不複雜,不過用了一條廢棄的USB傳輸線和兩個S型鐵鉤。將鐵鉤分別綁在傳輸線的兩端上,再將植入植物的吊盆掛在適當的位置,並分別在吊盆的掛鉤處上打個結加以固定,最後把S型的鐵鉤往雨遮的屋簷下一掛就成了。花盆的重力會自然把電線撐成U字型,一盆各據一角,穩得很。

有時候想半天的結果還不如臨時從腦子裡蹦出的方法,我後來才發現這兩盆花吊在這裡實在是再適合也不過了。許多花朵(就像矮牽牛)薄薄的花瓣很怕淋雨,一淋就容易爛。而它們位在雨遮的邊緣,剛好淋不到什麼雨,卻又享受著南向的充足日照。同時這樣吊著的高度適中,照料起來容易,排水又肯定良好,就是貪吃的蝸牛也爬不上來。在這麼好的條件下,花要是長不好、開不美的話,還真怪不了別人。

樓頂的花園整理到告一段落之後,三天的連假已經用掉了兩天多。剩下的時間就花在書房外的小窗台好了。

這塊小地方自然也要拿來種點花花草草的,只是這兒朝北,周圍又有樓房,日照條件比起花園要差上許多,而且狹小的空間也增加了照料植物的難度。當初考慮到這些因素,我便把這個窗台規畫成不用土的水耕栽培空間,拿一張防水布摺成水池,再用連結的小浮島栽種比較耐陰的植物。這樣一來,種在裡面的合果芋、白鶴芋、黃金葛、波斯頓蕨、絨葉小鳳梨、虎耳草,自己會從底下吸水,我連每天的澆水工作都省了,只要每隔個把月替它們略作修剪即可。而為了防止滋生蚊蟲,我還在水裡養了幾條蓋斑鬥魚,每天餵一餵,牠們就會自己繁殖,也不需要操太多心。

窗台的小水池

這樣的水耕系統雖然管理方便,但仍然有些小毛病。因為這畢竟還是一灘死水,有時候難免會有水質惡化的問題,尤其是在好一陣子不下雨之後。趕在中秋連假結束之前,我想幫這個窗台小水池打造一個循環系統,讓生活在其中的花草和魚兒都能活得更快樂些。

這個工程不算太浩大,主要只是裝個揚水馬達,把水管拉一拉而已。把水從池子的一端抽起,引到另一端流回。為了方便控制,我在書房裡裝了一個開關,隨時可以啟動和停止這個系統。如此一來,池水成了活水,潔淨度和溶氧量都有了改善。我也可以在書房裡讀書和工作的時候,聽見潺潺的流水聲。

循環系統出水口

我的假日就這樣在賣力的園丁生活中溜走了。雖然在最後一天的中秋節的晚上總算得了個閒,可以在整理好的花園裡賞賞月,但這時月娘反倒害羞起來,躲在厚厚的雲層後面,怎樣也不肯現身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lue Lan
  • 我愛野薑花的香氛
    更想要蓋斑鬥魚!!
  • 這兩種都好養得很啊!
    想種野薑花的話,隨便挖一塊「薑」就可以長成一片(我這裡就有不少)。至於蓋斑鬥魚,我現在有四、五條,等到他們再多生一些就可以送人了。

    老狐狸 於 2011/09/18 21:32 回覆

  • stry1514
  • 整理花花草草真的很花時間
    所以 我已經打算放棄台北的陽台植物了
    也許它們都壽終正寢了也不一定
    也好 我如在台北 一定不忍心讓它們乾死而不理
    但鞭長莫及 只能順其自然了
  • 在家裡種植物的環境不比野外,不管怎樣都還是需要照顧,這也是免不了的事。像我如果一段時間不在,花園和菜園裡的工作還是得靠我老爸代勞。
    也許學姊將來退休之後,就可以真正當個悠閒的園丁了。

    老狐狸 於 2011/09/18 21:42 回覆

  • splitfeeling
  • 狐狸說的沒錯
    在花園裡的時間總是容易過的很快
    這個弄弄就又不想放過別的
    到處整理一下子就花了大把時間....

    不過看到你的水耕系統真讓我羨慕呢...
    突然覺得學電機的好處就是這樣用....
    這種對我來說很難自己想到要怎麼處理的電機類的東西
    每次看你說都好像很簡單....

    我想等我有自己的房子時,我也要學你一樣
    弄個水耕區!!
  • 做個水耕用的循環系統其實用不到什麼很艱深的技術,都是用現成的東西組一組而已。不像上次做的芽菜機,因為要自己做控制電路,所以對一般人來說會比較困難一點。
    如果到時候需要我幫忙的話,說一聲就好啦!

    老狐狸 於 2011/11/27 2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