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

最近為了忙一個案子,已經連續兩個多禮拜沒有休息了。今天好不容易工作接近尾聲,天氣也讓人舒服得恰到好處,下午就和同事們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店坐了一會兒,放鬆一下連日緊繃的神經。

這是一家很有個性的咖啡店,委身在一條平時人煙稀少的馬路旁,似乎天生就帶了點與世無爭的味道。書架上放的不是報紙或暢銷的雜誌,而多是介紹各地自然景觀與風土人情的書籍。我們偶來小坐,除了暫時忘卻時間帶來的緊迫,也為了在想像中跨越空間的藩籬。

咖啡店還有一點特別的地方,除了咖啡和點心之外,還有賣新鮮的金色三麥啤酒。我們每愛在忙碌的空檔到這裡小酌兩杯,讓舌尖與恣意纏綿於麥香濃郁的綿密泡沫間,給脾胃也享受一下冰涼滋潤的暢快。如果統計一下,恐怕我們根本就是把咖啡店當酒館,在此喝啤酒的頻率要比喝咖啡還高呢!

雖然任務的完竣帶來輕鬆,與工作伙伴們把盞言歡更是令人愉快,但心境一轉,卻讓我不禁想念起遠在台南的妻小。轉眼間,他們已經不在身邊兩個多禮拜了。只是之前工作的緊湊使人有種被填滿的麻痺,一旦放空之後,一如從酒中方醒,感覺又變得清晰起來。壓抑的心緒得到了釋放,任其遊走,最後就懸浮在某個尷尬的位置。

每次老婆帶兩個小傢伙回娘家,頭幾天總是讓人有種放大假的快感。在家裡少了煩擾,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就算要出門遊蕩也少了牽掛。不會有人成天吵吵鬧鬧,更不需要分出一隻眼睛盯著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吃飯、洗澡、睡覺,完全可以用最隨興簡約的方式完成,只要自己料理好自己就行。

但是同樣的日子過了一個禮拜後,原來的自由卻悄悄轉化成淡淡的孤寂。空閒變多了,完成的事卻沒有變多,唯一增加的倒是發楞的時間。在沒人打擾的清靜時刻,腦中卻不自覺地浮現出小傢伙們的笑聲與哭聲;在慵懶的生活步調中,卻想念著被小傢伙們搞得一團亂的日子;在兩手空空的悠閒信步時,卻懷念著因為抱小孩而發痠的手臂,和因為追逐他們而氣喘吁吁的狼狽。

老婆在上禮拜的電話中告訴我,她娘家裡的人全得了感冒,我們兩個小傢伙也無法倖免。先是小的染上了中耳炎,後來又是大的得了腸胃炎,雖然是不同的病因,但都發燒發到昏昏沈沈,吃也不好睡也不好。不知是不是父子連心的緣故,那幾天我在台北也覺得渾身不對勁。然而身體的不適還比不上心裡的擔憂。想到沒辦法在小傢伙們生病時在一旁照料,只能讓老婆自己辛苦地帶著他們跑急診室,實在不由得感到幾分無奈與歉疚。

本來他們預計是今天就要回台北的,想不到剛好我小舅子的女兒選在這時候出生了,我也做了姑丈。這當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喜事,只不過老婆小孩們回來的時間又得因此延後幾天,我又得繼續一個人睡了。

從照片上看到我新誕生的內侄女,真是個漂亮的小公主。這又讓我回想起自己當初第一次當爸爸時那種興奮而激動的心情,即使已是近四年前的事了,卻彷彿歷歷如昨日。除了恭喜我的小舅子之外,相信當上爸爸的他,一定馬上就會像我一樣,體會到那種沈重而甜蜜的牽掛。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