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李登輝日前出面支持蘇貞昌參選台北市長的時候,批評這次台北市辦的花博「笑死人了」。他的理由是,台北花博十一月的開幕時間根本不是花卉盛開的季節,所以國外辦的花博都是挑四到六月之間舉行。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我不禁覺得有些訥悶,身為農業博士的李前總統,發表相關言論時應該要能根據相關的專業基礎才對,但看來他對於本土花卉園藝的認識恐怕還不如隨便一個愛種花的小市民。

我不知道台北花博的日期是由誰決定的,只能說十一月對於花卉展來說應該是個理想的選擇。台北地屬的亞熱帶,氣候上的特色就是沒有太過嚴寒的冬天,但卻有漫長炎熱的夏天。所以除了一些特別耐熱的品種之外,大部份的草花都不太能在盛夏裡維持良好的生長狀態,但卻在冬季前後開得特別美麗。

喜歡種花的人大概都知道,每年入秋之後,就到了各種草花開始爭奇鬥豔的時候。花市的草花攤裡,矮牽牛、金魚草、三色堇、五彩石竹、大波斯菊、美女櫻、福祿考……等紛紛上市,顯得繽紛而絢麗。就算是像非洲鳳仙或四季秋海棠這些一年四季皆可見到的花卉,到了秋冬時節也長得特別好。不像在夏天的時候,總是只有松葉牡丹、夏堇和日日春這幾種老面孔在撐場面。

而且台灣的夏天還多了颱風的侵擾。如果花博真的從四月開始,在半年的展期中,剛好完全撞上颱風季節,隨便經歷一兩次不大不小的風災,大概整個花展就慘不忍睹了。

再看看之前的大型國際園藝博覽會,大部份都是由歐洲國家主辦。這些國家地處溫帶,冬季非常寒冷,經常是一片大雪紛飛的景象。在這樣的冬天裡,除了少數常綠的木本植物之外,幾乎都只有葉落草枯的份,自然不可能選在這樣的時節辦花展。而溫帶地區自從四、五月開始,天氣才開始回暖,漸有大地春回的感覺。就在這百卉齊放之際,當然才是看花的最好時機。

而同是經過國際園藝生產者協會(AIPH)認證、2006年在泰國清邁舉辦的世界園藝博覽會,展期就是從十一月開始,一直延續到隔年的一月。和歐洲相比,當地的氣候算是和台灣比較接近的,他們也選擇冬天做為展覽的時間,一定也考慮到了氣候對於植物生長的影響因素。

由此可見,我們實在看不出花博在十一月開辦到底有什麼讓人可笑的因素。唯一讓人覺得好笑的是,花博的時間居然和市長選舉重疊,一旦出了什麼紕漏,郝龍斌就像是挖了個大坑個自己跳,尋求連任之路也就變得困難重重。不過,這是政治因素,並不是園藝領域的專業考量。

其實這也不是李登輝第一次以他的專業背景,發表不專業的意見了。我記得十幾年前大安森林公園剛完工,李登輝正在總統任上,時任台北市長的則是他的得意門生黃大洲。在視察的時候,李特別指示黃,公園裡的水池裡除了種「蓮花」之外,還記得要多種一些「荷花」。

對植物稍有認識的人一定知道,其實蓮花就是荷花。李登輝應該是把蓮花當成另外一種植物——睡蓮了。周敦頤的〈愛蓮說〉中所說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很明顯就是在說荷花,哪裡是花葉平躺在水面的睡蓮?就算沒讀過〈愛蓮說〉,一個農業博士應該也會知道像蓮子、蓮藕這些以「蓮」命名的食物和「睡蓮」一點關係也沒有吧?李登輝年輕時受的是日本教育,中文也許不太好,分不清蓮花與睡蓮的差別。但一向標榜本土,又以農業專家自居,竟然不知道台灣在哪個季節的花開得美,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這次台北花博還沒有開幕就搞得風波不斷。雖然綠營議員用了許多不專業的方式檢視花博,把園藝的價值和維護的心血拿來和市場裡稱斤論兩的青菜相提並論,除了污名化花博,也傳達給民眾很多錯誤的觀念;但藍營主政的市政府也沒有拿出主辦單位應有的專業和態度,在第一時間澄清不實的指控,同樣令人憂心。如此不禁讓人懷疑,雙方陣營最主要的目的都不是藉著花博來讓這個城市更美好,讓民眾更懂得用花草來裝扮自己的家園,而是利用花博來換取自己的政治利益而已。

過去在歐洲出差、旅行的時候,總可見到家家戶戶植滿花草的美麗庭院。但在台灣,雖然一年到頭都是適合種花的季節,但許多擁有庭院的人不是將之建為車庫,就是設法加蓋成室內空間,似乎認為在院子裡種花就是一種浪費。相形之下,愛花的人們一定不禁覺得感慨,花錢買花、辦活動容易,馬上改變長久累積的價值觀卻很難。這些為了花博大打口水戰的人,是否真的認同園藝是城市裡一種美麗的力量?還是花博之後,選舉反正也結束了,城市是美是醜,是點綴著生氣還是囚錮於冷漠,一概都於己無關了呢?

創作者介紹

老狐狸的鬧中取靜與忙裡偷閒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plitfeeling
  • 李先生有很多時候的發言都讓我奇怪他好像什麼都懂,仔細想想又很容易破功,讓人發現他其實不太懂。而社會上有很多這樣的人,(我相信什麼樣的選民選出什麼樣的總統)其實我滿同情這樣的人,因為這樣長久下來容易讓人不相信他的發言,不就是自己讓自己變的不重要嗎?最慘的就是這些越喜歡人家注意他的人就越喜歡當各種事情的專家,於是就越讓人想忽視他,他就越得不到注意,惡性循環下去卻不知何以致此。有時候我生氣,但是生氣完以後就剩下同情了。


  • 有些人的確是某方面的專家,但可能離開自己熟悉的領域後就跟一般人差不多,當不起專家的稱號。
    但群眾常常不自覺地把他們的專精投射到他們並不在行的事物上,認為他們無所不知,而這些人也就在這樣虛幻的認知裡自我膨脹下去。居心比較不單純的,也許還會濫用群眾這種盲目的信任。我們也只有自己張大眼睛判斷其中的是是非非了。

    老狐狸 於 2010/10/25 22:15 回覆

  • 訪客
  • 我本身熱愛園藝,也支持花博。
    但我不認同郝市府的亂花人民納稅錢,台北市多少錢坑、失敗工程?而且很湊巧的是,每次選舉前夕就剛好有一堆活動舉辦、建設完工,政客的意圖非常明顯。

    既然花了這麼多錢辦花博,那花博結束後未來又能為台北市留下什麼?「台北好好看」是否只是曇花一現?許多閒置空地只要綠美化18個月後即可獲得容積獎勵,因而出現許多「假公園」;郝市府拼命拋售國有地,美其名促進開發、建設,為何不留下這些土地打造成公園?為擁擠的台北市增添都市之肺,不也能響應「台北好好看」?其實我非常贊成將松山機場廢掉,打造成如紐約的中央公園,紐約平均每位市民可享用的綠地是19.2平方公尺,台北卻只有3平方公尺,台北真的需要更多綠地,然而政客卻只為少數財團能方便出國經商著想,那麼台北市民就只好繼續像蟑螂般活在水泥叢林中吧!

    人文素質涵養是在日常生活中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歐洲風景之所以如此美,人民藝文素養如此高,可是從文藝復興運動累積幾世紀來的,美麗的建築、公共藝術,人們在生活中不知不覺就受薰陶,可不是美術課才來惡補美學。台灣呢?許多人還是唯利是圖,仍停留在"拼經濟"的生活層次,所以台灣的街景才會如此醜陋。一個國家要「好好看」,人民生活美學的培養才是根基。
  • 謝謝您的回應,說得也很有道理。
    愛好園藝與支持花博本來就是兩回事,當然支持花博和認同郝市府的其他作為也是兩回事。只是藍綠政客總愛為了自私的目的將這些沒有絕對關係的事情任意連結,我們當然有權力不被這種簡化的思維牽著鼻子走。
    施政能力、公共政策的好壞都是可受公評的事。不管是殺雞取卵式的急功進利或是陳義過高的空中樓閣,也許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如何取捨,能靠的就是選民自己的智慧了。

    老狐狸 於 2010/12/17 23: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