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295

今天發生的日食是全球矚目的天文奇景,在我們居住的地方雖然只能看到日偏食,但能在有生之年親眼目睹一次這遮蔽面積麼大的日食,也算是彌足珍貴的了。

雖然早知道今天會有難得一見的日食,但最近實在太忙,所以也沒什麼時間好好想一下要如何準備來迎接它。我只能樂觀地想,到時候既然太陽被遮住了,應該也不會太亮,抬頭往天上一看應該就可以多少看到一點吧。

一早日食就匆匆登場了,這才發現和想像中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即使月球的陰影逐步侵蝕太陽的亮區,但太陽不愧是不斷發生核融合反應的超級能量來源,這些小小的遮掩還是阻擋不了那讓我們難以直視的耀眼光芒。眼看著今天適逢一個晴朗的天氣,照理說應是觀察日食的好機會,但出現在眼前的奇景卻苦於無法親眼而視,真是有點諷剌的味道。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距離日食結束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不禁開始為了沒有做好準備而感到有點懊惱。

忽然想起沈復在<<浮生六記>>裡說他小時候能「張目對日」。我當初讀到這裡時還心想:這有什麼了不起?就算能看太陽也沒什麼用處,說得好像很了不起似的。然而碰到了今天的日食,這才覺得「張目對日」真是了不起的特異功能啊。不知道沈復那時候有沒有機會把他這項絕技用在觀察日食上。

為了遮擋一下剌眼的光線,首先想到的就是看看我的太陽眼鏡能不能派上用場。太陽眼鏡過濾紫外線或許有些用處,但對可見光卻效果有限。戴著它看太陽,除了看來有點「瞎」之外,陽光還是強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由於當時手邊的東西有限,找不到像底片或是燻黑的玻璃之類的東西,只能勉強拿一片透明塑膠片,用白板筆把它塗黑來。然而不知道是筆太爛還是怎麼一回事,顏色很難塗得均勻不說,遮光的效果比太陽眼鏡還差。

試到這裡,在缺乏適當工具的情形下,只好先放棄直接觀察。拿傻瓜相機對著日食中的太陽拍了幾張,同樣因為光線過強而拍不出個所以然來。

P7220069

這時又想到了光學上的針孔成像原理,或許可以將太陽的影像投影在屏幕上。但身旁可利用的道具不多,只能隨便拿兩張白紙來,其中一張用筆尖鑽個小洞當針孔,讓太陽光透過這個小孔投射在另外一張放在下面當作屏幕的紙上。這個方法似乎有點用,我在紙屏上看到了一個缺了一角的光點,看來應該就是日偏食的影像。但是這個光點只有幾毫米大,成像也不算清楚。而且不是直接看到日食中的太陽,總有些隔靴搔癢的感覺。

就在正要放棄的時候,有一團雲開始往太陽移動。我原先也沒抱什麼太大的期待,但是當雲團遮住太陽的時候,這一塊不薄不厚的雲剛好遮住了過強的光線,卻讓日食中的太陽輪廓清楚地呈現出來。喜出望外之餘,我也拿起相機猛拍。雖然用的不是什麼專業的方法,最後靠的還是老天幫忙,不知道從哪裡搬來那朵雲,不過總算是親眼為這次的日食留下了一些見證。

P7220076

P7220077 

當然上面這些照片只能說是自己拍好玩的。後來收到了朋友寄來他同事拍的專業版日食照,也分享給大家欣賞一下。

P7220005-1

每次特殊的天文現像來臨,總會引發一陣觀測熱潮。這次的日食如此,小時候的哈雷彗星也是如此。也許這只是宇宙億萬星體中不時出現的尋常現象,但宇宙的時空尺度太大,人的一生相形之下又顯得太短暫。與其說是我們是在觀察一種天文現象,不如說我們是在體會一種生命與之偶然交會的難得機緣。

今天我們可以用一種欣賞的角度看日食、彗星,其實也是一種很大的進步。幾個世紀前,我們的祖先還認為這些是了不得的不祥之兆,對它們避之唯恐不及呢!就在大家欣賞日食的同時,我看到了一則新聞。一名尼泊爾著名的占星學家說,今天的日食是一種凶兆,將對中國、印度及尼泊爾三國帶來危機。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這樣的新聞表示意見,只能說,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紀,庸人自擾的人還是不少。科學雖然自己也常推翻自己,但如果是假藉科學之名而做出完全違反科學邏輯的推論時,就不能不說是一種走回頭路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