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以前的老同事約了吃飯。一來是剛好有空,同時我也想關心一下他們的近況,於是便欣然赴會。就在建國啤酒廠裡的346倉庫小酌一番。

聽說公司在經歷前一陣子大裁員之後,最近就要從中和遷往新竹。這事也不令人意外,因為很久之前就有這個傳聞。只是也們在要搬不搬之間似乎反覆思考了很久。現在反正人也砍得差不多了,公司搬家的複雜度相對降低許多,所以這次總算是下定了決心。說實在的,他們搬不搬實在和我沒什麼關係,只是言談之中大家還是免不了會談到一些搬遷與否的利弊得失。但離開公司很久了,客觀環境早已改變,我也早已脫離和權力核心的聯繫,又怎能知道經營階層在打什麼算盤?只是這讓我聯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我更早之前待過的一家公司,在我離職之後,巧合地也因經營不善而經歷過大規模的裁員,之後也同樣從台北搬到了新竹。看看這兩家公司的命運,還真的有幾分神似。而後來那家公司搬到新竹之後,到底有沒有就此脫胎換骨呢?看來並沒有,結果是虧損持續擴大,一兩年前就已經幾乎停止了營運,我認識的人大多也早已不在。現在誰也沒興趣關心公司的狀況,我想實際上也大概離關門不遠了。現在又有一家我待過的公司要搬去新竹,到底結果如何,誰也無法預料。

 

其實現在大環境不佳,一家經營不理想的公司能有勇氣試圖做出一些大改變來突破困境,也算是一件難得的事。公司的經營有許多元素,所謂大的改變就是要更換一些其中的組成,讓原本不利的因子轉為有利的因子。公司的地理位置當然也是一個重要的元素,但是不是一個關鍵的元素,或者是不是問題的根本,倒是一個可以探討的課題。撇開情感的因素不論(這一搬讓許多老同事丟了工作),我認為這家公司的搬遷是一件好事。這倒不是因為新竹和中和比較起來算是什麼特別好的地方,而是因為可以擺脫一部份老闆身份混淆的問題。在沒有搬家之前,老闆既是公司的擁有者也是房東,每個月公司交房租,對他來講只是自己的右手交給左手,不管站在房東或房客的立場來看,好像都沒什麼差別。但站在公司經營的角度往往不是這樣:付房租可是一筆固定的支出,當然是能省則省;如果花了錢又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再少的錢也是一種浪費。但老闆因為具有雙重身份,考慮事情的出發點往往是自身的最大利益。如果此時有利房東的條件與個人利益一致,那麼公司的利益便會被犧牲了。對老闆個人而言好像沒有差別,但損及的可是其他公司小股東的權益。我當時就是那笨笨好欺負的小股東之一。過去許多公司的空間安排都不能依照實際的需求規畫,許多按理是房東該出的費用也變成由公司支付。一旦公司搬走,公司老闆再也不用兼任房東,那麼至少上述問題可以解決。

搬到新竹的主要原因之一據說是為了方便招募人才。公司在中和找不到人才、留不住人才的確也是事實,但到了新竹是否可以改善,這應該還是一個問號。如果新竹真的因為科學園區的設立而對人才具有磁吸效應,那麼這些人在工作上也擁有較多選擇,如果不是公司具有特別的吸引力,恐怕也沒辦法從其他條件良好的公司裡把人才給吸過來,可能自己的人不要被吸走就不錯了。聽他們說,公司從去年底開始就停止了職工福利委員會的運作。本來由公司承擔員工福利也不是一件壞事,有時還可以做得更好。但沒想到結果卻是公司進一步取消了所有福利,別說是什麼員工旅遊了,連幾百塊的年節禮金也沒了。去年不但沒有年終獎金,就連尾牙也一併取消。像這樣的公司在竹科裡會吸收到什麼像樣的人才,實在很難讓人想像。

另外一個問題是,搬到新竹對於業務拓展有沒有幫助?這個問題可能要看公司的業務型態而定。竹科是一個產業供應鍊完整而高度密集的地方,如果是主要產品是某些原料或零件,那麼就有機會就近服務一些當地的客戶,的確在業務的推展上有一定優勢。但就過去的經驗看來,公司在這方面的產品上,不論是營業額還是毛利率,所佔的比例都大幅下降。而其他產品的國內客戶,分布在大台北的要比新竹地區的多得多。至於對國外的客戶而言,無論從知名度和便利性而言,位於新竹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優勢。當然我們也不知道公司的經營策略是否有什麼大規模的調整,否則這麼一搬似乎對於開源並沒有什麼正面的效果。

當然還公司搬到新竹一定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少一些老闆對於公司經營的干預。這個理由雖然有點荒唐,但卻是過去幾年公司無法擺脫的噩夢。有些事情如果被外行人介入太多,又不懂得尊重專業,那麼往往比沒有人管還糟。的確,出錢最多的是老大,要多了解公司的營運狀況也不為過。但經營公司需要的不是財大氣粗,而要是用心與專業;領導員工依靠的不是一付盛氣凌人的模樣,而是一種讓人樂於追隨的魅力。我以前還天真地認為老闆是很好當的,只要三天兩頭跑來公司找高階主管來問話就可以,反正問的問題好像也不用有什麼深度,不外乎業績如何云云。如果怕高階的主管不老實,再找基層員工問問高階主管有沒有什麼把柄。後來工作時間長了,我才慢慢了解到這是最差勁的管理方式,這樣搞下去,公司的每一個人都很痛苦,但身為老闆的還是一點兒也聽不到真話。公司的整體表現是由很多小細節累積起來的,如果認為這種即興式的要求就可以讓公司一步登天,只能說是天方夜譚。我們不能要求老闆的程度有什麼提升,但搬遠一點至少可以讓公司多一些正常發展的空間。

這樣說起來,搬家似乎有那麼一點效果,但比起付出的代價而言,效果又不算太好。那這盤棋到底要怎樣才能走出這個僵局呢?該換的都換了,如果都沒什麼效,難不成要換老闆?真是想太多了,老闆如果願意面對自己的問題,我們還用得著坐在346倉庫裡,一邊喝著啤酒,一邊還在做這種無聊的學術研究嗎?不管怎樣,新鮮的啤酒就是好喝,多喝幾杯還比較實際一些,管他愛搬哪裡就搬哪裡吧!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君
  • 搬家救公司

    我不方便跟你說我是誰??不過你寫得很好!我相信以你的智慧,說不定你可以猜到我是誰!希望日後有機會可以見個面!!
  • 這篇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信手塗鴉了,現在人事早已全非,只能當作些往事閒談罷了。
    說真的,年歲既長之後,覺得智慧不增反減,猜東西也越來越不準了,還是別胡亂臆測為妙。無論如何,來者是客,一切請自便吧!

    老狐狸 於 2010/09/12 17:14 回覆

  • E君(L君的好友)
  • 我只能說你文章中的一些論點與臆測都實實在在的反應在現實之中!所以讓我看來特別有感觸,如此而已!希望你現在過得很好,我只能說羨慕你可以沒有任何包袱的離開...
    期待相會!!
  • 是L君的好友,看來又有些難言之隱的包袱,這樣的人應該沒幾個了。
    我也不是特別聰明,只是在一個環境待得夠久,太了解某些人的想法和習性了。戲會怎麼演,其中的變化也不會太大。
    謝謝你的關心!不管如何,我現在的生活的確要比過去自在多了。就如同L君說的一樣,工作只是人生的一部份,沒必要弄得這麼身不由己啊。

    老狐狸 於 2010/09/14 13: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