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下流行把一些不識相、不長眼而貽笑大方的人或事名之曰「瞎」,與閩南語的「白目」、「白爛」或是有些人所說的「腦殘」有異曲同工之妙。通常稱之為瞎的事必須符合以下要件:第一,這一定是正常人不會做出的事,必須充份地展現出感官失調的綜合症狀。第二,產生的結果要讓人覺得哭笑不得,否則只能算是一種出人意料的舉動,還算不上是瞎。

最近週圍的朋友紛紛出現許多堪稱瞎的行為,其中有些剛好被我聽聞或目睹的,就寫下來讓大家體驗一下暫時失明的感覺吧。

第一件瞎事的主角A君其實是一位上進的青年,雖然英文不太好(據A君自稱,曾經非常好,只是現在不太行),但還是非常努力,常常想著要把它學好。有人告訴他,要把英文學好,就要儘量用英文來寫email;只要常寫常用,就可以熟能生巧了。至於寫的時候犯點小錯也是難免,收信人絕對不會因此嘲笑的。於是A君便把這一點牢記在心,並決心要徹底實踐。即使對方看得懂中文,他還是堅持用英文寫。有一次他在寫一封回信時的開頭是這樣的:「Dear Cheers,……」有好事之徒看了這封信之後對A君說:「這個人的名字還挺特別的,叫做Cheers呢。」A君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不過當他再重讀一次別人先前給他的信時,發現結尾是這樣的:

 

……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response.

Cheers,

(署名)

他仔細一看以後差點暈倒:人家當做問候語的Cheers居然被他當做名字,還洋洋灑灑地寫了回信。信早已寄了出去,該糗的大概都糗完了。

這件事給我們的兩點啟示。第一,要學好英文,只用英文寫email是不夠的,還要仔細讀別人寄來的英文信。第二,原則上,寫英文信時犯點小錯是不用擔心別人笑的,不過太瞎的錯例外。

第二件瞎事是我親眼目睹的。主角B君先前在文具店買錯了一個東西,於是就把它拿回去換,我也跟著他一起去。B君此人自認為禮貌非常周到,尤其是遇到小姐,一定會充份顯現出溫文儒雅的紳士風範。他拿著發票和準備退換的商品,清了清喉嚨,用他帶有磁性的嗓音,有點而深情而憂鬱地望著留著俏麗短髮店員的眼睛,幽幽地說:「小姐您好,不好意思,上次我來這裡買的東西規格有點問題,不知道可不可以請您幫我換一個?」B君心想,店員感受到他充滿誠意與魅力的談吐後,一定會嫣然一笑地回應:「沒問題,就由我來替您服務好了。」沒想到,那個店員直直地瞪了他五秒後才冷冷丟下幾個字:「東西在那邊,自己拿。」只不過講話的時候用的是百分之百的男人聲音。我就站在B君身旁,原來也沒注意店員是男是女;一聽到回話的聲音,如果我嘴裡有飯,一定會噴了別人一臉。只不過在人家面前不好發作,只好暫時強憋著,直到跟著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B君走開一段距離後,才忍不住爆出狂笑。雖然人家的面貌比較清秀,但的確是個男的。

這告訴我們一件事:有禮貌是件好事,但如果搞錯別人的性別,所有的禮貌可能都白費了。

第三件瞎事是聽主角C君轉述的。這位C君某日因為身體微恙前往診所求診。一踏進診所之後,雖然覺得環境有些怪怪的,但看得出來還是一個看病的地方。再加上身體不適,一時也管不了這麼多,想先給醫生看看再說。此時有一位穿著白袍、貌似醫生的人向他走了過來,開口就問他:「是什麼毛病?」C君心想,這家診所效率實在不凡,果然沒有來錯,還沒掛號就開始問診了。於是也馬上稟告病情:「主要是有一點頭痛啦。」那位醫生露出有點狐疑的表情,又問他:「頭痛?是撞到哪裡了?」C君對於醫生的武斷顯然有些意見,我就是感冒頭痛不行嗎?為什麼一定要撞到東西。但他還是耐著性子回答問題:「醫生,就是頭痛而已,並沒有撞到任何東西。」醫生的疑惑看來並沒有因為他的說明而減少:「先生,如果沒有撞到東西,怎麼知道頭痛?」C君對於醫生這種毫無正常邏輯和醫學專業的問診方式已經快要到達忍無可忍的程度了,立刻嚴正的反駁:「我的神經又沒問題,怎麼會連自己有沒有頭痛都不知道?」醫生楞了幾秒後,才開口再問C君:「請問是誰要看病?」C君真的瀕臨崩潰了:「站在這裡的除了我還有誰?當然是我要看病啊!」醫生有點無可奈何地說:「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是○○獸醫院,恐怕沒辦法替你看。」現在發楞的換成C君了:「這……你們這不是……不是○○中醫診所嗎?」白袍醫生慢慢地說:「哦,那在隔壁。」

這也告訴我們:即使病得再嚴重,看病之前還是得先看清楚醫院的招牌。

創作者介紹

老狐狸的鬧中取靜與忙裡偷閒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君
  • C君的故事最精彩
  • 是啊,A君和B君也這樣說。

    老狐狸 於 2009/07/22 12: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