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5 Sat 2009 19:40
  • 辭呈

在不知不覺中,離開前一個工作已經半年了。這段日子中雖然發生了不少事,但隨著光陰的流逝,過去的種種在我們的記憶中也逐漸淡去。當時我寫了一封辭呈給總經理,之後就再也沒有反悔過。這幾個月來的變化,說是「人事全非」也不為過,不管是想離開的或不想離開的,大多也已經不在其位。當時我的辭呈是這樣寫的:

自職任事於公司以來,倏乎已屆八載矣,歷視求學謀事之途,未有長久若此者。憶及當年,涉世未深,唯見莽然血性,未得熟慮長思,不知所以,但憑一氣。而今思之,不禁哂然。幸賴董事長及諸前輩誨以諄諄,責以厲厲,方可稍長於事,略解人理。然所識既廣,每以自省,則惶恐益勝,恆惴惴而難安,長慄慄以致憂。嘗自忖之,職有三大過,自慚神明,非疾戮不可恕也。

 

技術乃職之所司,然術業未精,不克制巧興利;天資不敏,難以創新圖進。所學盈篋,皆不可恃;傾力修研,多成罔然。思慮欠周,每難克竟全功;人謀未料,庶幾疲於善後。後蒙提攜,冒除主管之職;然負厚望,未堪表率之任。上望以行雷厲之策,然非謹拘之性可為矣。此其過一也。

以職之任,當秉其所本,盡進忠諫,不可以逆耳而不發,惟思其所益以當言。然實非也。每畏違上,知謬誤而不語;常慮人非,理雖正而未持。觀數年之間,失誤之策多有,所生損害亦鉅。雖非職所為,豈曰無責乎?此其過二也。

雖以職之不才,忝居高位多時。徒有其名,莫充其實,持虛銜以自恃,仗權勢而茍安。反觀其下,兢兢業業之徒,所在多有;勤勤懇懇之士,不乏其人。徒謀己利,踐下而鞏其位;難勵後進,塞上而絕其路。使內賢久居卑,外才不能進。此其過三也。

昔有周處,行頌於後世。蓋猛虎可誅,蛟龍易斬,惟己之患難除也。凡人所見,皆為他人之過;誠德之立,尚需克己之功。職之感愧,實乃末毫;今惟痛陳己過,或可少寬方寸。稍可幸者,職之任事,惟時刻而未怠;例俸以外,雖介毫而莫取。無計得之不足,但究力之未盡。聖人所訓,莫敢忘焉。

職身雖將離,心尚繫之;公司發展之榮,同仁難捨之誼。尚祈鈞座,善導屬僚,賢良不吝其賞,才俊咸獲其擢。則上下同心,公司之興可待矣。○○職之友也,然於公鮮能助之,由是憾焉。亦望鈞座教之以得人之法,處世之箴。此誠所益,非徒營謀利之術可及哉!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恨人不能長久,嘆事不能長圓。然若厚顏尸位,孰與無愧於心?職不勝犬馬怖懼之情,謹具辭呈,伏祈賜准!

我辭去這份工作的原因已經在其中寫得很清楚,相信也不用補充些什麼。只是今天看來,有些內容的確有幾分諷刺。「上下同心,公司之興可待矣」,這句話大概已經成為幻影。本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觀,當彼此的大方向一致的時候,在一起努力自然具有加成的效果;反之,彼此的想法若是南轅北轍,離開就可能是解除彼此痛苦的最好方法。我們也用不著抱怨些什麼,能全心全意朝著自己認同的目標前進才是最可貴的,不是嗎?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