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了一個雖然讓人心驚但也不讓人意外的消息。一紙簡單的公告悄悄地出現在我前一家公司的布告欄上,一場大規模的裁員就這在低氣壓籠罩這家公司許久之後發生了。就像天空已經被鳥雲佔滿多日,暴雨突然傾盆而下。雖然讓人措手不及,不過所有人已經不想再為這場驟雨做出什麼反應,反倒是壓力的釋放讓他們喘了一口大氣。我可以想像,公告上大概寫的是景氣不佳,公司因應業務需要精簡人力云云。公告寫什麼,在乎的人越來越少,反正大家都習慣了三不五時來幾段三令五申。才二十幾人的公司,上下之間的溝通竟然好像靜止了一般。多虧了公告,沒了公告還真完全沒了互動。人力精簡之後,公司人數只剩個位數,讓人憂心,是否從此之後寫公告的要比看公告的人還多?

 

我閉上眼睛想著,彷彿遠遠地看見了這些人抱著自己的私人物品魚貫走出公司的場景。沒有悲傷,甚至沒有感情。他們早已放棄了對公司的期待,公司也早已放棄了他們,現在只是在形式上做出一個了斷罷了。我看得越來越模糊,但不舒服的感覺卻越來越清楚。這些人大部份都是跟我一起奮鬥過好幾年的,從前我從幫助他們得到快樂,但現在卻因無力幫助他們感到痛苦。另外,完全沒有想到我上禮拜才談到的東西,如今卻一語成讖,變成了活生生的事實。而值得慶幸的是,這些馬上面臨失業的人們應該可以領得到資遣費,不至於遭到惡意的遺棄。這一點我必須肯定,雖然我們仍對它的未來感到憂慮,但公司起碼負起了應有的企業責任。

有一個問題在我心裡翻來覆去過。我曾經那麼在乎這個公司,即使離開了也不例外,這到底是為了什麼?是喜歡這面招牌?還是待得太久放不下這個習慣?這個問題的答案在今天浮現出來了。公司是由人組成的,一個公司不重視員工就等於看不起自己。我們孳孳矻矻不是為了某個人,而是為了團隊的榮譽。我們在情感上難以與一家公司割捨,也不就是因為難忘與這麼一群員工共同喜怒哀樂的痕跡?當這一群人再也不屬於這家公司的一部分之後,我忽然覺得,我再也不在乎這家公司了。一點點也不。如果老闆認為搬家換人就可以解決問題,那就請他去試試看吧,反正我不在乎。如果老闆認為維繫招牌比維繫人心重要的話,也請他去試試看那塊招牌在失去了人們對他的信任後還有什麼價值,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能說,從現在起,即使你擁有的再多,我也一點兒也不羨慕;即使你失去的再多,我也一點兒也不惋惜。不在乎就是不在乎。

就當作是一場夢吧,是夢總有醒來的一天。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