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個現象,幾個過去的老同事在聊天時,不約而同地透露出他們都很希望被公司給裁掉。沒有寫錯,是很想被裁,不是很怕被裁。在目前經濟環境如此惡劣、工作機會如此珍貴的時候,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很奇怪的現象。其實如果了解內情的話,就可以理解這樣的想法。這些員工對大環境沒有信心,但對公司的未來更沒有信心。如果此時被裁員,雖然得面對嚴酷的環境與充滿未知數的未來,但至少可以擺脫目前行屍走肉般的生活。更重要的是,看來目前公司還發得出薪水,所以一旦被裁員應該還有遣散費可以拿。這對於大多數為公司賣命好幾年的員工來說,也算是不無小補。萬一到時候公司連遣散費都付不出來,下一個工作又沒著落,豈不是兩頭落空、欲哭無淚?

雖然我已經離開這個工作一段時間了,但聽到這種無奈的心聲,也不由得難過起來。以前我聽到他們對工作有所抱怨,都會覺得有點小題大作的感覺,甚至聽多了還覺得有一點厭煩。我的反應就是勸他們別想太多,好好工作就是。畢竟只要努力付出就一定會有人看得到,也只有大家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忠職守,公司也才能往前進。但是,後來連我自己都認為,我的理由似乎也變得沒什麼說服力。我們曾經充滿著邁向榮景的希望,即使是處於低潮的谷底時,也曾經千方百計地想辦法力挽汪瀾。然而這些堅持經過一再地挫敗,總是也有消磨殆盡的一天。

 

我的假設有幾個基本的錯誤。第一,大部份的努力是會被看到沒錯,但不見得會被公平的對待。當然,老天給每個人的條件不同,所以沒什麼東西稱得上是完全公平的。但有些不公平是握有權力的人刻意造成的,也就是決定條件的人明知如何才是公平的,最後卻選擇了不公平的做法。第二,為公司提出正向的建言也是對的,不過對公司最好的建議往往會因為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理由而束之高閣,糟一點的還會被斥為無稽。第三,有錢的人不一定大方,只是比較有亂花錢的空間罷了。

以前人家問我,公司可不可靠,值不值得替它賣命?我都會回答:「不用想什麼賣不賣命的問題,只要想著是不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現在我還是會這樣回答,不過會加上一句「不過要懂得保護自己」,因為如果真的把命賣了也不見得有人會感謝你。以前還有人常問:「老闆可不可靠?」我也一定會回答:「有錢才能當老闆。既然他都那麼有錢了,怎麼會跟你計較那些小錢?」現在我也是會如此回答,但是還會補充說明:「萬一他跟你計較了,那一定是他認為你和他一樣不會計較。那是我們程度不夠的問題,不是他可不可靠的問題。」還有如此妙問:「老闆如此愛面子,公司該不會就這樣不明不白地關門大吉吧?」這一題我就真的不會回答了,因為愛面子的人好像不會常把公司賠錢放在嘴邊,更不會讓人覺得他很小器。我只能說:「愛不愛面子我不知道。至於會不會關門大吉……呃……如果你好好工作應該就不會吧……」

一家公司經營不善,是一件很可惜的事。雖說公司的命運有很大一部份是由時勢環境決定的,但有道是「盡人事聽天命」;人的努力方向對了以後,老天才有可能幫忙。許多公司雖然熬過一段艱苦的歲月,但老闆與員工上下一心,時機一旦好轉時就有機會乘勢而上。否則,連人心都渙散了,還有什麼未來可言?我反覆想過這個問題:如果我是老闆會怎麼做?不得不承認,當老闆是很辛苦的,要操心很多一般人不用操心的事。即使很努力了,一定也有很多人不滿意。但似乎也沒那麼難。「先公後私」、「捨己為人」……那些每天要求員工的事,只要自己也做得到一些,公司的競爭力就會強得多,不是嗎?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