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喜歡講「冷笑話」,幾乎已成為他的一種個人特色。當然,冷笑話一辭多少含有些貶義。既是笑話,本來就應該是用來炒熱氣氛用的,如果名之為「冷」,豈不和講笑話的本意大相逕庭?事實上許多人對他的冷笑話也不太欣賞,還以此做為批評他不務正業的理由。我倒覺得政治人物幽默一點未嘗不是好事,只要說話的內容不要太過刻薄,說說笑話輕鬆一下也不為過。只是我們東方人生性比較保守拘謹,有時話說過程中加入的笑料,常被認為是不夠莊重。如果是政治人物就更得小心了,即使是玩笑話也常被斷章取義或過度延伸,往往引來一堆人吵了半天,卻早就讓大家忘了原先要表達的主要意思是什麼。

 

雖然許多人把「冷笑話」和「不好笑的笑話」視為同一件事,但我認為它們之間還是有所區別的。當然有很多冷笑話都是不好笑的笑話,但也並非所有不好笑的笑話都會讓人覺得寒氣逼人。如果我們把是否讓人覺得冷當作冷笑話的判斷依據的話,馬英九的功力可能還遠不及他前任的那一位陳水扁先生。讓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阿扁在總統任內前往我們的邦交國甘比亞訪問時,看到當地人民熱忱的歡迎,一時龍心大悅,於是即興講了一段話。大意是說,有一道中國菜叫做「干扁四季豆」,其中的「干」就是「甘比亞」,而「扁」就是「阿扁」,所以有這道菜就說明甘比亞就是阿扁的好朋友啦!我當時在電視前面看到這一段,當場感到雞皮疙瘩出了一身,實在讓人不得不佩服阿扁的扯功。還好在場的翻譯人員應該不知道怎麼翻這段話,不然我們那些在熱帶生活慣了的甘比亞朋友們一定會被凍得當場打噴嚏吧。其實阿扁在這裡犯了一個小錯:「干扁四季豆」應該是「乾煸四季豆」才對。「乾煸」是一種川菜的料理方法,而「煸」讀如「邊」,和阿扁的扁不太一樣。不過也不用追究這麼多啦,意思到了就好。

不管講笑話的人講得好不好笑或是冷不冷,我都會給他們鼓勵鼓勵。畢竟人生已經夠苦了,有人願意努力讓大家開心一些,實在也算得上是功德一件。有些人明明自己也愛聽笑話,偏偏總是在有人挖空心思取悅大家時,故作鎮定地在一旁丟下一句:「好冷!」還帶著微翻白眼的不屑神情。我也不太明白這些人在想什麼。我只知道,如果自己不擅說冷笑話,潑冷水可能是讓現場降溫最快的方法吧。

創作者介紹

老狐狸的鬧中取靜與忙裡偷閒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