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有水千江月.jpg 

這是一本我一直想要看,卻總是沒看成的書。這次終於在隔夜的火車上讀了。窗外是一片漆黑,偶然閃過幾點燈火,只有車輪在軌道上滾動的規則節奏伴著書頁的翻動。文字很流暢,也很優美。不知不覺中夜已經深了,書也看完了大半。

「千江有水千江月」有著帶著中國味的典雅名字,但故事的背景卻是三十多年前的台灣鄉村。而書中的主軸是一個的愛情故事,卻不見濃豔的渲染與激情,只有人物心思深處的細緻刻畫。圍繞著愛情的,更充滿著大家族中的溫馨親情。

 

可以看得出來,主角貞觀就是作者蕭麗紅自己的化身。而嘉義布袋的漁村,就是她熟悉的故鄉,無怪乎寫起來如此自然而生動。貞觀和大信的愛情,在親族聚會中的相遇中埋下種子,又在後來的書信往返中逐漸加溫,直到雙方都感到對方成為生命中無法或缺的一塊心靈寄託。後來貞觀到台北工作,而大信則入伍服役。大信原本預計要在退伍後出國深造,但兩個人想到未來可能的變化,心中都不免有些猶豫。不料最後這段緣份卻還是不能成就,因為誤解與賭氣,兩個人斷了連絡,退伍後的大信如原先的安排去了英國讀書,而貞觀也離開台北這個傷心地回到家鄉。這段情從家族的親情中悄悄產生,貞觀在最後走出了男女感情的羈絆後,仍然回到了故鄉的懷抱與親情的慰藉。

我們可以深深地感受到作者對於鄉土的愛慕之情,同時嗅到濃厚的人情味。作者以一個女性細膩的觀察角度,將傳統女性為家庭付出與勤儉、守禮、認份的特質描繪得格外動人。像貞觀的母親與二姨都在人生中最需要依靠的時期遭受到喪夫之痛,只能憑著自己堅強的意志與家族的精神扶持的力量,將生活寄託在對長輩的服待與子女的養育上。而在戰爭中失踨的大舅竟然在音信斷絕多年之後回來了,只不過他還帶了再婚的日本妻子與兒女。大妗在帶著兩個兒子苦守幾十年後的結果竟是如此,最後還心甘情願地選擇退讓、接受與成全,以出家來了度餘生,並以虔敬的心情為丈夫的歷劫歸來而還願。

書中處處歌詠著台灣鄉土的溫情,也讚頌著中國文化的敦厚與廣博。在現今受到政治環境的影響下,台灣本土文學已經被塑造成刻意與中國傳統文化區隔的形象,難免會覺得這本書和目前主流價值的格格不入,因此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兩極化的評價。很難想像在成書之時的社會氣氛中,這本書也曾經是契合於當時的主流觀點的。不過文學就是文學,優美的文字意境與對高尚人性的頌揚並不會因為時代的改變而褪色。倒是政治的氣氛與對歷史的詮釋,常常隨著當權者的需要而轉變。許多流傳後世的作品與它們的作者,不都是經歷過被誤解或爭執的歲月?但人們最終還是喜愛它們,並跨越時空親近它們。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