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忽然接到我以前上司的電話。他那時擔任的是公司的總經理,而我在他的栽培下,一路從一個工程師做到了部門經理。他的工作生涯並不順遂,套句當時他常說的話:「開過七家公司,也關過七家公司。」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又和別人合作開了第八家,不過這一次還沒能等到親手關掉它,就因為與公司的擁有者之間失去了信任,不得不先離開公司。 公司目前還在,會不會關、什麼時候關,已經與他無關,當然也與我無關了。我們大概有兩年沒有見面。雖然我們不知道彼此現在過得如何,我在電話裡和他談話時,感覺都是很開心的。於是又約了某一天下午再見面聊聊。

離開這家公司之後,他移居到了蘇州,兼了幾份顧問性質的工作,靠著一點微薄的薪水生活。最後,他連這些工作也放棄了,全心全力投身於教會相關的事業。他是虔誠的天主教徒,現在所做的事,簡單地說是「舉辦一些活動與課程,藉由祈禱、分享的方式,以信仰來醫治人。」他這樣解釋著。而他再也沒有可預期的經濟來源了,所有的收入完全來自於教友的自由奉獻。不過,「每次活動的收入與支出居然都是剛好平衡,真是讓人難以置信的奇蹟。」他帶點感激地說著,「現在我把每一分錢都當作天主的恩賜,比自己賺來的更加珍惜。」

對大多數人來說,可能覺得他現在做的事情是抽象而難以理解的。以世俗的觀點來看,他也許根本算不上是一個成功的人。不過現在我卻在他的眼中看不到懷憂喪志,只看到豐盈的希望與滿足。他的有形能力的確比不上我們看到的很多人,不過他願意用他自己的所有來幫助別人。雖然物質上的享受必須受到很大的節制,不過在精神上得到的回饋卻是無窮的。這幾年來,我在工作環境中接觸到很多人,即使是經常碰面,我也可以明顯感到他們的快速衰老。但他卻不同,兩三年不見,轉眼間也大概五十歲了,看起來卻和上次見面沒什麼差異,反而多了幾分自在的光采。

我們也談到了一個我們都認識的公司擁有者。相形之下,這位孤獨的老闆算是一個可憐人。雖然自己身價不菲,但每天卻都在半恐嚇地提醒員工公司正處於搖搖欲墜的狀態,實在看不到財富帶給他的任何歡愉。他自以為掌握了一切,實際上卻什麼都抓不住;以為自己算盤打得精,但卻不知道周圍的人一個個都在算計他。更不幸的是,他把希望寄託在自己的兒子身上,但他兒子也不領情,應付了他幾年,最後還是不想在事業上和他有什麼瓜葛。這也難怪,都已經成年許久了還無權決定自己的未來,哪一個有理想的年輕人受得了?別的父母都早已經放手讓自己的子女開創人生了,他還在擔心自己的孩子如何不成氣候。公司開了幾年,燒了不少錢,但這還是算得清、花得起的。然而這幾年賠掉的,還有更多是子女、員工、合夥人、客戶、廠商對他的信任,這些恐怕是再怎麼樣都難以估計與彌補的了。

最近我對於財富的看法也有了一些改變。人與財富其實可以和諧並存,但許多人卻往往在追求財富或保有財富中失去了生命中更大的價值。相反地,也有很多人並沒有讓人稱羨的財富,但照樣享受身心豐足的生活,並受到別的人由衷的尊敬。只希望當我還有能力選擇的時候,永遠不要忘了自己所真正在乎的是什麼。

壺裡的茶已經不知回沖了幾次,味道也淡得不能再淡了。不過人與人之間有許多可貴的情誼,只要我們珍惜,是可以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越來越香醇的。我們誠心地互相祝福彼此,為各自的理想而努力。

創作者介紹

老狐狸的鬧中取靜與忙裡偷閒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