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四邀請了我的老朋友呂北(沒寫錯也沒漏字,就是姓呂名北)來家裡小聚。時間過得真快,記得上次見面時我們家小罡還不知道在哪裡, 才一晃眼,這小子就已經兩歲多了。這次見面,呂北看起來又……呃……壯碩了不少,還把原本已經夠短的小平頭改成接近光頭的造型。這倒相當符合他一向的簡約風格--洗臉時連洗頭也可以一併搞定。

呂北和我的交情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也就是國一的時候。不知是緣份太深還是冤家路窄,沒想到後來高中的時候又同班了三年。後來他也是我們班唯一一位上師大的,後來畢業的時候居然還當了工藝老師,這也是當時讓人跌破眼鏡的一件事。曾幾何時,當年工藝老師口中的「豬腦袋」、硬是給活生生當掉的人,也開始有機會荼毒其他的學生了。所謂「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呂同學(後來的呂老師)可稱得上是當之無愧的實踐者。

這位呂老師後來不當工藝老師,而去改當教身心障礙學生的特教老師了(不知道是不是原本上他工藝課的全都進了特教班的關係)。聽起來這不是一個輕鬆的工作,不過呂老師看來卻甘之如飴,看來比之前教工藝的時候還勝任愉快,也許是因為他自己就夠「特殊」的原因吧。不過話說回來,在現在各行各業都不景氣的時候,當老師可是人人都羨慕的金飯碗啊。如果在教書中還能找到一些不同的成就與樂趣,那就更難得了。

各位單身的女同胞們一定已經開始騷動了。我再報告一個好消息,那就是我們的呂老師目前不但未婚,而且沒有女友。等一下……不要急……,我也要報告一個壞消息,那就是呂老師的生涯規畫也很特殊,他預計要到五十歲才結婚。如果耐心不夠的,那就只能向您說聲抱歉了,因為這可能還要等個二十年左右。如果實在是喜愛他到不行的,我建議您趕快找個人嫁了,然後生個女兒,長大後再嫁給他,直接當他的岳母可能比較快。什麼?有人問,他到那個時候還「行」嗎?嘿嘿!這一點您就有所不知了,我們呂老師還有一點過人之處,是什麼我就不便在此多說了。反正不會讓您(或您女兒)失望就是了。

每次見到呂北,總是忍不住要互相虧個幾句。打打鬧鬧中,彷彿又回到了從前的時光,下午的時間也一下子就過去了。在現在忙碌的生活中,這一點輕鬆與歡愉也顯得珍貴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老狐狸的鬧中取靜與忙裡偷閒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