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的新聞都是有關陳致中夫婦在法庭上認罪的消息。我在這裡並不想談他們到底有沒有罪,或是他們的認罪是真的幡然悔悟還是為了「棄小保大」。反正在台灣這個高度藍綠對立的社會裡,若是哪一個陣營的政治人物做了什麼傷天害理、見不得人的事,無論是販夫走卒到高知識分子,總不乏有人會為他們努力辯駁,可能連幫自己的父母擔保都沒這麼賣力。本來只是茶餘飯後聊些輕鬆的話題,最後可能搞到政治立場不同的人劍拔弩張,實在太辛苦了。所以這樣的話題還是少談為妙,就讓法院去傷腦筋吧。

特偵組的起訴書上說,陳致中要從重量刑的理由之一,是因為他是洗錢案中海外鉅款的受益人。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陳致中現在被迫要把全部(或是部份)到手的好處給吐了出來,從頭到尾還免不了社會大眾指指點點。這樣的結果實在不像是受益人,倒活像是個被害人。至於是誰害的,我想不消說大家也都心理有數。陳致中自己當然也有一部份的責任,但諷刺的是,若沒有那權傾一時的父母對他的細心規畫與栽培,也不會有他今日的下場。

陳水扁夫婦愛子女的心應該不會少於一般的父母。不管是賄款、企業勒索,還是所謂的政治獻金和選舉結餘,當他們以這些不是靠自己的血汗賺來的大把金錢來寵愛自己的骨肉時,不知道是否有想過,這些看來滋養的財富其實是一種裹著糖衣的慢性毒藥呢?即使最後這一家人一點事也沒有,可以安安心心享用那些戶頭裡的天文數字,陳致中也再沒有機會像他老爸一樣叱吒風雲了。陳水扁的前半生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在相對困難的環境之下,靠著自己的努力,一點一滴地累積出深厚而穩固的政治資本。但當一切得來的都變得容易時,他也漸漸地淡忘了奮鬥的價值,只想到如何將這些有形的資產留給下一代享用。陳致中絕對不是一個腦筋不好的年輕人,只不過是當他的父母處心積慮要為他累積財富時,卻也同時完全剝奪了他朝著正軌努力的機會。如果出生在一個一般的家庭,以他的聰明才智可能已經憑藉自己的實力而小有成就。然而事實上卻是:將屆而立之年,唯一認真做過的事業,竟然是甘冒法律制裁的風險,為了保有家產而想盡辦法洗錢。如果把這種精力用在正途,做父母的陳水扁夫婦豈不更加光榮?只不過愛之適足以害之,在我看來,不管最後陳致中和黃睿靚還有多少財富可以享用,對這對年輕人所造成的傷害都是無論如何都難以彌補的。陳致中現在可能已經知道,能夠自食其力、過過正常人的生活是有多麼的重要。唯有靠自己的實力贏得的掌聲才是最實在的,也只有這樣得到的報償才能讓人心安理得。但是這些看似平凡的價值都已經離開他們一家人很遠了。

許多企業也是一樣的。第一代的創立者胼手胝足地奠定基礎,想要把這樣的成就交給下一代繼續發揚光大。只不過在這樣的過程中,財產的轉移反而是最容易的,也是最沒有價值的。再多的財產,也沒人有把握能長久保有;而且為了保有所產生的代價,也並非所有人都願意付出。上一代人希望下一代人繼續受人尊敬,卻沒有好好培養他們值得尊敬的特質;希望下一代人有能力突破困境,卻不曾讓他們負責地獨自面對挫折。相反地,許多人嘗到成功的滋味之後,心態反而從開放進取轉為自私消極,為了自己的利益,員工與伙伴都可以隨時犧牲。這樣下去,最後的結果也只有眾叛親離一途。企業的接班人看看陳致中的例子,應該好好思考一下,到底是要當一個生命豐富、得道多助的受益人,還是一個空有財富、孤立無助的被害人呢?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