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帶我們家小罡去了一趟台北市立圖書館的總館。其實市圖總館離家裡很近,走路頂多就是十來分鐘,跨過個大安森林公園就到了。昨天是個陽光燦爛的好天氣,剛好又碰到一年一度的花卉展開張,整個公園到處是人。就是因為遊客實在太多,再加上我們的目標是圖書館,所以儘管公園裡花團錦簇,我們也沒有佇足太久。不過照往例,過一陣子以後還要好好地來逛逛花展的,對我這個喜歡花花草草的人來說,不來看看太可惜了。

說來慚愧,最近我們家最常逛圖書館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們兩歲的小罡。而由於我平常工作忙碌,帶小罡上圖書館的責任便落在他媽媽身上。相信大部份的人跟原來的我一樣,不會認為圖書館是適合這樣的小朋友來的地方。光是想像一群小孩奔跑嬉戲,惹得原來正埋首書堆的人們白眼相向,這個場景就夠可怕的了;更不知道該要怎麼讓這個話都還不太會講的小傢伙乖乖坐著看書?

看來我是多慮了,現在的圖書館裡還有很多專為小朋友設計的設施,小孩子來到這裡根本和來到兒童樂園差不多。我們一進圖書館就直接到地下二樓去,這層樓就叫做「小小世界」。這小小世界還真是名副其實,除了表示這是一個小朋友的天地外,也指的是這裡是一個大世界的縮影。原來這裡是外文童書的專區。可能放的是外文書的關係,雖然是假日,不過這裡卻沒什麼人,跟我想像中一大群小孩跑來跑去的景像不太一樣。甚至是有一點空盪盪的感覺。這樣也好,不用像以前念書的時候一樣,上圖書館就得先搶位子。話又說回來,這裡雖然人少,藏書卻挺豐富的,除了英文的以外,還有很多日文和其他國家文字的童書。現在的兒童書比我們小時候要好得多了,印刷精美色彩鮮豔不說,很多還設計了小機關,讓小孩子一邊看書還一邊有得玩。

我回想起大學時選修過圖館系(現在已經改成圖書資訊學系)鄭雪玫老師的「兒童讀物」。鄭老師一頭白髪,看來年紀不小了,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長年研究兒童讀物的關係,總覺得在她身上看到一種令人羨慕的、比外表年輕許多的活躍靈魂。我在那個學期讀了無數的童書,常常窩進誠品書店的兒童館裡,一待就是幾個小時,彷彿自己又回到了童年。這成了我準備研究所考試之外的一種生活調劑。那時候我就覺得,現在的小孩真幸福,他們看的書比大人看的要好看得多。轉眼間又過了十年,現在的兒童書又更進步了。

小罡一到地下二樓,就馬上衝進「Bookstart親子共讀區」,那是一個鋪著塑膠地板、進去要脫鞋的小空間。看來他熟悉這地方的程度實在跟回家沒什麼兩樣。聽說小罡還在這裡認識了不少朋友。除了看書之外,他們當然也在這裡會玩起自己的遊戲:在地上打打滾、在牆上拼拼圖、交流一些我們大人不太懂的情報。反正在這裡怎麼鬧都還好,不太會影響到外面的人。昨天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並沒有其他人在,小罡也乖乖的自己找書來看。後來有一個小妹妹來了,小罡馬上就跟她玩在一塊兒,親熱得很。我常笑說,我這個做老爸的,泡妞的功力實在輸他太多了。補充說明一下,這個「Bookstart」是圖書館專為6到18個月的幼兒設計的活動,中文叫做「閱讀起步走」,是藉著一些適合的選書,以親子共讀的方式,讓孩子們自然地接觸閱讀。之前我就有帶小罡來參加市圖舉辦的講座,除了可以辦一張Bookstart的借書證,還送了兩本不錯的書。這是一個漸漸在全世界推動的活動,台北市立圖書館自2006年起和信誼基金會合作響應,也算是我們台北市民的一個福利。

要回家之前,我們又辦了一張我們家的家庭借書證,當天就可以取證借書,一次可借20本。我好久沒在市圖借書了,一辦好證就貪心地抱了一堆書借回家。現在借書也比以前更方便了,只要自己把借書證插進一個機器裡,把要借的書擺上去,登錄、消磁就一次完成了,還會印一張清單給你,就跟用提款機提錢一樣簡單。

想到以前念書時常跑圖書館的日子,忽然覺得離自己好遠。工作這幾年來,總覺得日子被瑣事佔滿,在圖書館消磨的時光逐漸變成一種奢侈的享受。雖然看起來忙碌,但腦子裡常常覺得昏沈。現在嗅著滿架書香,突然又覺得清醒了起來。把一大落剛借的書放在小罡的嬰兒推車上漫步回家,推著推著,我們都滿足地笑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