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聯算是一種應用文,也是一種中文特有的文體。好的對聯對仗工整、音韻和諧,還可以一語道盡豐富的意涵,讓張掛的地方生色不少。

有名的對聯比比皆是。例如在杭州西湖旁的岳飛墓,秦檜夫婦的跪像後的門柱上就刻著: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

青山當然就是岳飛埋骨的棲霞山,白鐵所鑄的佞臣就是秦檜夫婦。只是這「無辜」實在是用得傳神。白鐵如果有知,知道自己被鑄成奸像,數百年來受人唾罵洩憤,應該真的會感到委屈吧。

念大學的時候,我把自己的書房布置了一下,養了一缸熱帶魚,也種上一些小盆栽。後來又自己提筆為這裡寫了一副對聯:

「翠葉金鱗置案頭觀乎賞心悅目,珍籍祕冊陳櫥上樂在博古通今。」

當然跟名家手筆比起來差得遠,更不要說是彆腳的書法了。不過也算是當時環境與心境的寫照。

那時候我參加台大的一個服務性社團,叫做慈幼會社區服務團,簡稱慈幼社服。其中最重要的活動就是寒暑假的時候到偏遠地區舉辦小朋友的營隊。有一年我們的營隊是在平溪國小,所以被稱為「平小營」。那時正是寒假時的過年前後,我也替我帶的小隊寫了一副春聯:

「平野回春聲聲燕語迎新始,小山入歲葉葉楓紅戀舊年。」

上下聯的開頭的「平」與「小」就組成了我們的營隊名稱。平溪那裡有沒有燕子,其實我是不確定的。但平溪那個地方的確有許多楓樹,每年秋冬之際的一片火紅,是我覺得最漂亮的時候。一般人只知道平溪的天燈,但不知道這個小山村還有許多迷人的地方。不過既然是春聯,還提到楓紅,似乎在時節上是太晚了一點。

後來我擔任社團幹部,負責籌辦學期開始的活動,寫了一副對聯貼在辦活動的教室門口:

「理智寓寄情感重建慈幼舊傳統,徐政折中急策再創社服新精神。」

「慈幼」與「社服」當然就是我們社團的名稱。另外,上下聯的開頭也嵌進了當然的團長和副團長的名字。副團長叫「李致諭」,團長叫「徐振哲」,分別是中文系和化工系的學姊與學長。

後來有一次和朋友聊天,他提到一副很有名也很有趣的對聯:

「桃花太紅李太白,詩書可誦史可法。」

這副對聯其實沒什麼意涵,上下聯也沒有關係。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上聯和下聯的尾巴帶出了兩個歷史名人,巧妙地嵌在文意中。他問我可不可以再做出一副類似的。我想了一下,寫了:

「論建安名士必彰子建,談水滸好漢當羅燕青。」

這對聯的內容對一般人來說也很平常。曹子建是當時的文壇名人是無庸置疑的,而浪子燕青一定也是讓許多水滸迷印象深刻的人物之一。但這裡面其實用諧音藏了兩個人名,一個是名叫張子健的學弟,另一個是叫羅嬿青的學妹。這兩個當時是慈幼社服裡的一對社對,幾年前也已經一起步入了禮堂。現在想想,如果在他們結婚的時候把這副對聯做成喜幛送給這對新人也是挺有意思的。

忽然想到前一陣子陳水扁官司纏身的時候,濟公活佛曾開示他:「關關難過關關過。」如果以此為上聯,要怎麼搭個下聯呢?後來覺得其實這沒有想像中的困難,比如說:

「關關難過關關過,個個該押個個押。」

不過也有關心此案的人特別深入地研究了一下,發現濟公這「關」字可能是雙關語,其實就是暗示難逃被關的命運。如果如此解釋,斷句的方式也會完全不同。例如:「關,關難過。關?關過!」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上聯就變得不簡單,還得同時考慮到原意和雙關語所代表的不同意義和斷句。不知道誰可以想到一個好的下聯,跟大家分享一下?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