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罡在紅樹林捷運站

我們家小罡在去年底時滿了五歲,他深信這是自己人生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不管是學會了什麼新把戲,或是做了什麼從前沒做過的事,總是愛這麼說:「我四歲的時候還不太會,不過現在已經五歲,忽然就變得很厲害了!」說的時候表情很認真,還會伸出手來比個「五」,每根指頭都張得開開的,好像深怕別人沒看清楚似的。

不過他的確對自己的能耐很有信心,聽到某人做了什麼事,就想讓自己也來試一試,即使有時候免不了有點天馬行空。

有天他不知道又看了什麼,沒頭沒腦地跑來問我:「爸爸,我可不可以騎腳踏車去南極啊?」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剛用麵包機做好的麵包

老媽的朋友買了一台自動做麵包的機器,用過幾次之後,不知道為什麼不做了,就把機器送給了老媽。剛拿回家裡的時候,看來機器的狀況還很不錯,不但外觀沒什麼缺損,就連包裝箱都很完整,應該跟新品沒什麼差異。老媽對於各種回收品一向來者不拒,更何況是這類還頗有些價值的東西。所以送的人很爽快,收的人更是以撿到便宜而高興不已,不在話下。

不過我們家從來就沒有人試過自己做麵包,一下子家裡多了一台麵包機,頂多只有一開始的時候新奇幾天而已,後來的命運就是被堆在角落,連紙箱都沒打開過。就和許多其他被莫名其妙搬來的東西一樣,這一堆不知不覺就堆了好個月。(也許有一年多了吧,誰知道?)

但還是有人偶而會想起,家裡現在有了一台麵包機的存在,像老爸就是。不過他想到的時候並不會自己拿出來用用看,而是會暗示我要不要「研究」一下那玩意兒。說實在的,我雖然偶而會下廚做做菜,不過對做麵包這件事卻一直提不起什麼興趣。不就是把麵粉和水按照比例摻和一下而已嗎?而且為了做一點麵包還得把麵團揉個老半天,好像不是很划算。所以每次老爸問起,我嘴上說會研究,卻也從來沒真正開始過。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小罡和小雍

兄弟倆不知道又為了什麼事爭吵起來。首先讓人注意到的,是小罡氣急敗壞的吼聲。走過去一看之後,只見散落一地的玩具,小雍倒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自顧自地玩著,正眼也不瞧一下正在怒不可遏的哥哥。

小罡渾身顫抖著,發紅的雙眼淌著淚水,扯開喉嚨大叫著:「弟弟太討厭了,我再也不要跟他一起玩了!我要把他變不見,讓他永遠消失!」

我試著了解一下狀況,發現只不過是件雞毛蒜皮的小事。但是小罡發現弟弟不聽他的話,頓時瓦解了他做哥哥的權威。雖然強忍住動手修理弟弟的衝動,他卻再也沒辦法壓抑心裡面的逐漸上升的怨氣。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萵苣葉

最近幾年裡,每到了盛暑剛過,天氣轉涼的時候,我就會在小菜園裡清出幾口盆來,種起各色各樣的萵苣。雖然有許多品種的萵苣對於不同氣候環境的適應力很強,在台灣幾乎一年四季都可以栽種,但以我所在的台北盆地而言,我覺得還是以秋冬所產的品質最佳,嘗起來特別鮮甜爽脆,也比較不易抽苔開花。而有些比較怕熱的品種,更是非在涼季裡種植不可。

說起萵苣,有些人可能認為這是嗜食生菜沙拉的洋人比較常用的蔬菜,其實不然,有些品種也早就普遍出現在我們日常的飲食之中,而且也不見得是當作生菜。比如說炒青菜常用的「A菜(鵝仔菜,大陸上被叫做油麥菜)」或是「大陸妹」,事實上都屬於不同品種的萵苣。就連我們平常吃的菜心,也是一種叫做「嫩莖萵苣」的萵苣。

由此可見,萵苣實在稱得上是一種品系繁多,用途廣泛的蔬菜。有會結球的品種,有完全不結球的品種,還有像大陸妹這種半結不結的。至於葉子的形狀也變化多端,有長的、圓的、分岔的、多皺褶的、帶鋸齒的等變化。在顏色上更是豐富,從清淺如玉到濃重如墨一應俱全,除了綠色系的之外,還有紫紅色的。只要把幾種不同的萵苣湊在一起做成沙拉,光是視覺上的賞心悅目就已經先贏一截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