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我算是一個天性樂觀的人,但也不由得不承認,2010年的第一個月實在是一個倒楣的月。除了我們家小罡在這個月傷病連連,三進三出台大醫院急診室之外,後來又發生了幾件小意外,原本堪稱平靜的日子也被搞得一團混亂。

因為在台北停車往往一位難求,再加上大眾運輸工具也算是便利,我平常非常不喜歡開車,所以也一直沒有買車的打算。但是我老弟倒是一直夢想有一台自己的車,所以去年時心一橫,就牽了一台全新的馬自達6回家。為了說服我們支持他的購車計畫,所以老弟便大方地說:「車子買了也不是我一個人開,全家人都可以開啊!」我想也對,有時帶小孩出門,有車的確是比較方便,所以便跟著投下了贊成票。

新車進門之後,老弟對它關懷倍至,自然不在話下。恐怕洗車的頻率都要比自己洗澡的頻率還高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心政治新聞的朋友們常常可以看到這樣的橋段:據「可靠消息」指出,政府高層將內定某人出任某重要職位,或是某人將代表某黨參加某項競選。但在消息曝光、一陣沸沸揚揚之後,身為傳言主角的某人就只有跳出來否認,這樣的傳言純屬「子虛烏有」。

大部份人只是看到政治舞台上金光閃閃的熱鬧戲碼,直到新聞受到矚目的程度隨著話題熱度的冷卻而消散,但卻不太會深究一個基本的問題:既然是一件沒有來由的事,那麼消息又是因何而起呢?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縫合後的小罡嘴巴傷口

記得高中上軍訓課的時候,教官說:「在戰場上,如果沒地方可躲的時候,最好就躲到砲彈坑裡。」有同學問其故,教官回答說:「因為如果一個地方已經被砲彈打到一次,再被打中第二次的機率就微乎其微了。」我雖然沒有和教官爭辯,但心裡總是覺得懷疑,假設砲彈均勻分布,那麼每個地方被打到的機率應該也沒有差別,和有沒有被砲彈打過有什麼關係?(套句機率理論的話,每顆砲彈的落點應該是獨立事件,和其他砲彈掉在哪裡無關。)但有些事是老兵們的經驗之談,本來就很難用純粹的學理來分析,所以我們也就姑且信之了。

不過就算這個理論在戰場上是對的,在現實生活中似乎就不怎麼有效。有時候身上某處受了傷,下次受傷的又會是同樣的地方。小罡上個禮拜才在浴室裡跌倒後摔破下嘴脣(請見這裡),進急診室縫了四針,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同樣的慘劇竟然又在這個禮拜上演。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小罡在新光三越玩Interstar

就在兩個月前,快到小罡三歲生日的時候,我們還在想要送給他什麼當生日禮物才好。我想小朋友最喜歡的應該還是玩具吧!不過我們其實並不常買玩具給他。倒不是花不起這個錢,而是這麼大的小孩子總是有點喜新厭舊,玩了沒多久的玩具也許就丟在一旁,難免讓人覺得浪費。而且如果動不動就用金錢滿足慾望,對他們的人格發展恐怕也不是好事。

但是童年終究還是需要玩具陪伴的。為了讓玩具發揮應有的價值,我們選購時儘量會遵守一些原則。第一至少要得耐玩一些,避免讓小孩一下子就喪失興趣。第二最好要能對身心的發展有些幫助,要不然增進肌肉與感官的協調性,要不然就對腦力與創意的激發產生一些作用。雖然從目的來看好像過於嚴肅了一點,不過既然是從自己的荷包裡掏出錢來,自然就希望能花在刀口上了。

為了達到以上的目的,我本來打算要送給小罡一付麻將的。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最近我有位在國外念書的學弟,利用放寒假的機會回來台灣探親。雖然待的時間不長,但還是抽了空約了另外一位學弟到家裡來看我和我的妻小們。

這兩位學弟都是我讀書時在社團裡結識的。說來也有點不尋常,我參加這個社團時已經在念研究所了,早就過了正常玩社團的年紀。更奇怪的是,因為某些陰錯陽差的緣故,我居然在研二時當上了社長,而他們都是我在一年裡招進來的新生。我們在學校裡重疊的時間就只有這短暫的一年:對我來說,最後一年的碩士班生涯和他們在大學中的第一年新鮮人時光。

很慚愧的是,做為一個終日為畢業論文所苦的研究生,還要帶著一群年紀上差自己一大截的學弟妹,難免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還好他們本身都十分傑出,所以社團的經營都還算順利,也沒有讓我搞到畢不了業。說是我照顧他們,還不如說是他們帶給我一個返老還童的機會,讓我的學校生活多了一個精采而豐富的結尾。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小罡在鏡子裡看自己的傷口

(本篇有一些帶有血腥的畫面,對此反感者請自行斟酌。)

最近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兩個小傢伙就是不太平靜。先是新年期間小罡發了幾天燒,這兩天換是小雍開始發燒。有了上回的經驗,我們暫時不帶小雍去醫院,而是先餵些退燒藥觀察一會兒。吃了藥後不久,小雍的燒退了,其他生理狀況也大致正常。雖然還是會間歇地燒起來(大約39度),但至少可以用藥物控制,讓人稍微放了一點心。即使是這樣,在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之前,我們也不敢鬆懈下來。

昨天下午接到老婆的電話,雖然她的口氣是一種刻意保持的平靜,但還是可以聽得到一種焦急的情緒:「小罡受傷了,傷口看來還滿深的……」我依稀還可以聽到從電話另一頭傳來的背景聲音,夾雜著小罡的啜泣。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image

前兩天趁著到高雄出差之便,打算晚上和同事們去逛逛當地的夜市。對我們這些台北人來說,高雄最有名的夜市當然就屬六合夜市了。不過據我們打聽的結果,高雄人似乎對六合夜市的評價不怎麼高,言下之意只有外地來的觀光客會去那裡。既然都已經千里迢迢來到了港都,要逛當然就要逛一些具有地方特色的地方了。於是經由在地人的推薦,我們把當晚的目標轉移到裕誠路和南屏路口的瑞豐夜市。

先講一段小插曲。南部除了冬天的氣候溫暖之外,飲食的習慣和台北也有許多不同之處。我們在前往夜市之前,先在路旁的85度C點杯咖啡來喝。還沒等我們開口,店員就先問:「是要拿鐵嗎?幾杯?」可見拿鐵咖啡在當地暢銷的程度,已經遠遠超過其他的飲料,甚至已經變成店員和客人之間的默契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家裡翻前幾天的舊報紙的時候,瞥見了一則這樣的新聞標題:「美女法官偽造遺囑被起訴」。看來不是什麼重要的消息,本來打算匆匆略過的,但是旁邊「美女法官」本尊斗大的玉照卻不自覺地吸引注我的目光。倒不是這位法官真的有多美,而是她看起來似有點眼熟,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

我把新聞的內容也快速瀏覽了一下。大致是說這位美女法官在幾年前當律師的時候,涉嫌受到某位退役老將軍媳婦的委託,偽造將軍的遺囑,而讓這位媳婦和她的兒子繼承所有財產,最後被依偽造文書罪起訴。

我終於想起來了是在哪裡見到她了——如果沒記錯的話,不是別的地方,正是在法庭裡頭。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image

2009年匆匆忙忙地過了。平心而論,這一年過得還算是充實,雖然稱不上是大豐收的一年,至少做了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本來還在想,這個新年要怎麼慶祝一下才好,不過有些規畫之外的狀況總是會在人毫無防備之下出現,計畫泡湯了不說,一番手忙腳亂也是免不了的。

就在2009年最後一天的一大早,大家都在想晚上要怎麼跨年的時候,我被老婆有點緊張而急促的聲音喚醒。我本來還躲在溫暖的被窩中,意識矇矓地思考著人類到底是不是一種需要冬眠的動物。但直到聽清楚老婆說的是什麼的時候,我也不得不馬上跳了起來。她說的是:「小罡發燒了……已經超過了39度……」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