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我腦中還清楚地記著小罡出生的那一天,正準備要當爸爸的我,既緊張又興奮地陪著老婆進產房的情景。一晃眼間,原本襁褓裡紅通通的小娃兒都已經三歲了。

感謝老天,跟之前的一年比較起來,這一年的小罡要過得平安多了,沒有什麼嚴重的傷病。不像一歲多的時候,動不動就發燒到全身抽筋,頭上也因為撞到掛彩而縫過好幾針。雖然在年初的時候因為矯正斜視而開刀,但大致上都已經恢復正常,可以健健康康地成長。

在這一年中,小雍也出生了。從許多親朋好友的經驗來看,有了老二之後,父母的關注被分散了,老大難免會感到些失落而跟弟弟妹妹爭寵吃醋起來。在此之前,雖然小罡對弟弟的出生滿懷期待,但我們還是不免關心,之後的親子關係是否會有什麼變化?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image

上回我那位幫女朋友寫作業的朋友(請見「捉刀」一文),我們姑且稱之為A君吧。大概是這位仁兄的女友對他完全不顧自身實力奮勇相助的精神所感動,前幾天特別陪他去看了現在最熱門的電影「2012」。看完之後的隔天,A君就帶著幾分難以隱藏的炫耀之氣,與我們幾個朋友大談一些電影中的情節。

我聽了的確覺得十分羨慕。當然所羨慕的並非是有年輕的女友相伴(結婚之後得多考慮自身安危,若不多加自我警惕,怎麼對得起吳委員的壯烈犧牲呢?),也不是對於這種災難片有什麼特別的興趣;而是自從兩個小傢伙陸續出生之後,上電影院已經成了一種遙不可及的奢侈享受。在心裡算算,已經至少三年無緣見到大銀幕了。

聊著聊著,大夥兒話鋒一忽然轉到了一個話題: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那你現在要做什麼?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最近手邊雜七雜八的事情一堆,實在沒有太多心力好好照顧小菜園,所以許多作物都呈現自生自滅的狀態。生性比較強健的還可以順利長大,但還有許多早就被蟲兒啃得千瘡百孔了。還好我種菜是好玩的成份比較大,並不是賴此維生。既然有些不速之客也想來分一杯羹,那就由他們去吧,自然界的現象本來就是如此。吃光了再種就是了。

就在這個放牛吃草的管理方式裡,也可以藉機觀察一下到底哪些菜比較容易被菜蟲光顧。

我之前在同一時間種下了兩種萵苣,一種是常用來作成沙拉或包烤肉的的皺葉萵苣,另一種是菊苣。這兩者相較之下,顯然前者比較合乎菜蟲的胃口,每次新葉子才剛冒出來,還來不及長大,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摧殘殆盡。都已經種了一個多月,還是一付發育不良的樣子,看來也不用指望它能順利收成了。

倒是菊苣的狀況還不錯。由於菊苣在市面上比較少見,我本來以為它比較難種,但後來發現它的蟲害比一般的萵苣還少。就在同年級的皺葉萵苣還在為生存奮鬥時,它已經悄悄長大,等待我的採收了。

image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image

王永慶的遺產官司風波並沒有因為他的入土為安而平息,看來還會繼續盪漾個好一陣子。當然不管他的後代們如何爭奪,這都是他家的事,自然沒有我們外人置喙的餘地。

就像一個池子裡面養的魚一樣,平時大家各游各的,彼此也相安無事。某一天忽然撒下了一大把飼料,每條魚之間的鬥爭就開始了,衝撞、推擠、卡位在所難免。然而隨著飼料被瓜分殆盡,紛爭也終將平息;而且不管競食的過程有多激烈,頂多也只是池子裡的擾動,完全不減池邊觀魚者的興致。不知經過多少億年,魚類才好不容易演化成人類,但許多行為模式還是沒有太大的變化。

跟王永慶家族相較,像我們這樣的尋常人家實在很難想像那種有錢人專屬的煩惱是如何發生的。就像很難從長輩的口中的描述在腦中建構出過去那個動盪而貧困的年代一樣,我們一樣不太容易體會當自己擁有的財富遠大於自己所需時,我們的價值觀念與人生目標到底會與現在有何不同。畢竟這些都是太遙遠的事。

我有位朋友,當大家都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就知道他家境比一般人富裕許多。即使如此,他看起來和其他人一樣,過的是正常範圍內的生活,也不會因此就讓人有什麼財大氣粗的感覺。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image

四季豆是我最喜歡的蔬菜之一,除了有名的乾煸四季豆之外,還有許多不同的料理方式。只要餐桌上有一盤我奶奶做的醬油炒四季豆或四季豆炒肉絲,那種帶點甜的豆香味總是讓人忍不住多吃幾口飯。

回想起來也有點奇怪,雖然自己特別喜歡吃四季豆,卻從來沒種過它。今年趁著瓠瓜和絲瓜收成完畢之際,我打算好好種一回四季豆試試看。運氣好的話,就有機會嘗嘗自己種出來的收穫了。

一般我們吃的四季豆都還是還沒完全成熟的嫩豆。包在豆莢裡一同入口時,小小的豆子甚至讓人忽略它們的存在。而完全成熟的豆子就像黃豆一樣,具有堅硬的種皮;大小則只比黃豆略小,大於紅豆和綠豆,形狀略長微彎,有點像是縮小版的腎臟。

四季豆有兩種,一種是蔓性的,另一種則是矮性的。我買的是蔓性的種子,種皮是白色的。在播種之前,先把種子放在水中浸泡一晚,原本光滑的種皮泡軟之後,就像手的皮膚泡水泡久了一樣,出現了因為腫脹而導致的皺褶。有的更已經裂開,露出裡頭蓄勢待發的胚芽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Nov 15 Sun 2009 00:35
  • 捉刀

image

我有位原本落拓不羈的朋友,自從與現任的女友交往之後,忽然變得非常體貼起來。雖然不至於到對女友百依百順的程度,但常常自告奮勇為她做一些以前鮮少見他做過的事,即使是一些連他自己也不擅長的事。

這一天他忽然來找我,說要請我喝咖啡。如果是別人要請我喝咖啡,我一定不疑有他。但這位仁兄今日此舉實在與平常表現不大相同,讓人不得不心生狐疑起來。

「好吧,你想要什麼就說吧。」我到想看看他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一開始他還故作鎮定:「唉唷!請客還要什麼理由啊?平常大哥你對我照顧有加,偶而回報一下也是很自然的嘛!」自然才怪,他越是這麼說,就越讓人覺得其中必有蹊蹺。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Triangle

記得還在念小學的時候,如果班上有三個同學彼此很要好,就常常會被冠上「三劍客」之類的稱號。那時候也不太懂「劍客」的意思,只覺得這個詞多少帶有一些俠氣,聽起來還挺神氣的。當然那時候還不會有人把「劍客」想成是「賤客」,如此稱呼別人也會帶點讚許之意。至少被歸類為狐群狗黨的人恐怕就不會贏得這樣的稱號。

至於為什麼常常是「三」,而不是別的數字呢?我也試著想過這個問題。

三是一個奇妙的數字,就是會讓人覺得有點多又不會太多。只有一個當然就沒什麼好講的;如果是兩個的話,又好像太著重於彼此之間的關係,似乎缺少一些與其他人交流的特性。然而如果超過了三,到了四、五個以上的時候,好像又變成了另一種分工形態的組織,每個分子的重要性又被稀釋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一個多禮拜前去故宮看「清世宗文物大展」時,剛好碰到了中午用餐時間。我們一時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吃,就只好先在故宮的園區裡頭看一下。順著指示牌,很快地找到了旁邊的「故宮晶華」餐廰。

從這個名字看起來,既是「晶華」又是「故宮」,五星級飯店加上世界知名的博物館,價格應該不會便宜才對。即使捨不得花大錢,既然來了,看看總行吧?沒想到這一看還讓人覺得有些意外。地下室的「府城晶華」賣的竟然是道地的台灣小吃,而且價格很公道,不會和外面的小吃店差別太大。雖然心裡面有點半信半疑,但是大家肚子已經餓了,就先進去試試看再說吧。

菜單上最便宜的是「古早味豬油拌飯」,一碗只要18元,簡直和路邊攤的價錢差不多。那麼每個人先來一碗吧。萬一很難吃的話,損失也不會太大。

想不到豬油拌飯一端上來的時候,我們的眼睛都為之一亮。晶瑩飽滿、軟硬適中的飯粒已經均勻地附著了豬油的醬汁,直接就可以下箸入口,完全不需要再拌。飯上還擺了一塊醃花瓜。

當第一口飯進入嘴中後,濃郁的豬油香味就毫不保留地發散出來。經過咀嚼,米飯的香甜也緩緩釋放,和醬汁徹底融合。雖然是一道這麼簡單的小吃,但卻吃得到豐足的感覺。緊接著第二口、第三口也停不下來了,好像非得扒光碗裡的每一粒飯,渴望中的消化系統才得到暫時的滿足。

image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image

最近碰到兩個小插曲。

第一個的場景在書店裡,有一位年約四五十歲的女士詢問一些她想要找的書。這本來是一件極其平常的事。之所以會引人注意,是因為她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後大到半個書店裡的人都可以聽得見。

「我是想找有關兩到三歲小孩教養的書,你能幫我找一下嗎?」女士一開始的口氣還算平和,音量也不大。我剛好在旁邊,所以無意間聽到她們的對話。

店員的回答是這樣的:「小姐,我們所有的書都在架上了。」

女士顯然對於這種沒有幫助的答案並不滿意,又繼續追問下去:「我是想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的書—有關兩到三歲小孩教養的。」她講「有沒有」的時候加重了一些語氣。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image

最近有兩個展覽我很想去看,一個是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的皮克斯(Pixar)動畫20年展,另一個則是故宮博物院的清世宗文物大展。因為皮克斯只展到11月1日,所以我打算趁著上禮拜五的時候去看一看,好避開週末的人潮。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