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之間,我們家老二已經出生兩個多禮拜了,但名字一直都還沒取。雖然根據<<戶籍法>>的規定,我們從他出生之後還可以有六十天的時間替他想名字,但如果拖到了小孩都滿月了還沒把名字取好,是有點說不過去。除此之外,現在還出現了一個特殊狀況:如果四月三日之前還沒辦好出生登記,到手的消費券就飛了。所以幫小弟弟取名字就成了我們全家上下這兩個禮拜最重要的任務。

在我們家替新成員取名字的工作一向不假人手,都是長輩親為。我們不是不想認同許多享有盛名的姓名學大師,實在是他們的理論實在是過於深奧,讓人總是摸不清楚頭緒(也許這就是讓許多人深信不疑的原因)。有時候不知是天下好的名字就是那幾個,還是他們的資料庫容量有限,往往在他們的手上造就了大量「菜市場名」現象。君不見同一年代中總出現許多相同的名字,看來也是與當時走紅的姓名學大師喜好不無關係。另外,有些名字看來還的確是很像是「算」出來的沒錯,因為怎麼看都不像是正常人起的名字;至於其中是不是暗合了某些不可言喻的天機,就不是我們這一幫凡夫俗子所能參透的了。不過我必須承認,幫人家算名字的確是一個好差事。假如名字真的與一生的運勢有關,那麼要驗證這名字好不好至少得等個幾十年。那時候大師早就退休多年,即使不準也找不到人算帳。我想,對於我們的下一代來說,生命當然是第一個我們能給予他們的,不過生命的賜予大部份來自天意。我們只是提供基因的原料,然而怎麼組合就全憑老天的安排了。而名字可說是第一個可以讓我們全權決定內容後送給下一代的禮物,當然要好好地琢磨琢磨。這裡面有我們對自己這一代的反省與檢視,也有對下一代的期望與祝福,自然不會輕易把這個神聖的權利交到別人手上。至於它是吉是凶,是福是禍,實在是想不到,也不知怎麼想的事。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