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經歷過好幾次總統大選,不過和之前不同的地方是,這次是我個人第一次以企業經營者的身份來觀察全國性的選舉。也許是所處的位置不同,對於選舉不覺也有了一些不同以往的觀點。

我總認為選舉是情感大於理性的行為,即使大多數人都覺得自己的投票行為是理性的,然而逐漸加溫的選情卻難免讓情緒受到左右。分析政見、檢視政績的過程自然有許多理性判斷的成份,然而要能到達全心全意支持特定候選人,乃至於自發為其拉票、幫助攻擊對手、甚至操作「棄保」的程度,卻非得有一定的熱情驅使才行。有了這股熱情,選舉過程才精采好看,但也往往讓人選擇性盲目,只見被支持對象的優點和敵對陣營的缺點,反之則會自動視而不見。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迪化街年貨大街入口牌樓

今年的農曆年感覺上來得特別早,陽曆新年才過了沒多久,龍年就快要趕著來報到。趁著迪化街的年貨大街剛開幕,人潮還沒達到逼近過年時的高峰,我打算找個趁機會先去走一趟,一來提早採辦些年貨,二來也帶兩個小朋友開開眼界,體會一下年節的氣氛。

位於圓環一帶的舊台北城區,其實不是我們平常熟悉的活動地帶。然而在像過年這樣重要的傳統節慶裡,還是要到這種有點古味的舊商圈,才能在自然沉澱的歷史感裡的嗅到些特別醇厚的民俗風味。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照燒雞腿排

2011年的最後一天剛好遇到一個難逢的周末,對於許多喜歡熱熱鬧鬧慶祝的人來說,真是再好也不過了。不但可以在隔天舒舒服服睡到個自然醒,整個跨年活動也可以從早玩到晚,不必等到下班後的短暫時刻到來,才和一堆帶著相同目的的人一起傾湧到街上,天昏地暗地擠成一團。

但是這一回我們卻是怎麼樣也提不起那種瘋跨年的興致了。除了行動能力因為帶上兩個幼兒而大幅降低之外,老婆腿傷未癒,即使是內心鬥志高昂,自然也不適合拄著拐杖在人潮之中衝鋒陷陣。

就算如此,再怎麼簡省,也總該為新年帶來些除舊佈新的氣象,小小的慶祝還是免不了的。既然懶得在寒風中出門已是定局,那就在家裡張羅一頓跨年晚餐,即使稱不上什麼大餐,至少光是家人團圓圍坐之間,就有了幾分溫暖氣氛。比起徹夜達旦的載歌載舞,自有另種風情。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老狐狸的寶貝故事封面

這也是我寫的書。不過跟另外那本《小空間樂活菜園》不一樣,你在書店裡看不到,Google上也搜不到,因為從頭到尾就只印了這唯一的一本。而它就在擱我的書架上,若不是親自跑上門又想到和我索來一閱的客人,恐怕還沒什麼機會見得到。

雖然美其名是一本書,其實嚴格說來只能算是一個紀念品。更精確地說,它也是一份禮物。雖然內容主要是我的貢獻,但還是得感謝痞客邦的心意,讓這些本來存在於虛擬世界的紀錄,得到了書本的形體,不但看得見融聚在版面上的圖文,也摸得到、嗅得著紙張特有的紋理與氣味。

痞客邦是這個部落格目前的的棲身之所,由於使用便利、服務週到,這一棲也不覺棲了兩年多。本來部落格只是我隨意寫些生活雜感的地方,但不料今年卻意外地入圍了「第六屆華文部落格大獎」的生活綜合類決選。痞客邦貼心地為每個入圍的格主準備了幾項禮物,其中一項就是這個,可以為我「印一本書」。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美麗島」這個詞在台灣有許多不同的意義,但彼此之間卻也存在著一些關聯。它可以指的是民進黨內的一個派系、高雄捷運的一個車站、一個戒嚴時期黨外民主運動人士創辦的雜誌,也可以指的是一個發生在1979年的政治性群眾事件。除了這些之外,它還是一首動聽的歌曲。

選舉將至,做為歌曲的《美麗島》又意外成了社會的注目焦點。在國民黨最近發布的電視競選廣告中,竟然破天荒地把這首綠營一向愛用的歌曲當作主題曲,乍聽之下似乎頗讓人有時空錯置之感,當然也引發了立場不同人士的不同意見。藍營認為這是創新訴求的選戰策略,綠營則批評這根本是一種精神上的剽竊。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久未聯絡的朋友忽然打電話給我,原來是件喜事。他即將在年底結婚,一來邀請我參加喜宴,一來也趁著婚前的空檔找我見面敘敘舊。不論如何,能見見老朋友都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儘管年底前的工作異常忙碌,我也立刻安排出時間相會。

他帶著新婚妻子,我帶著一家四口赴約。離上次見面已經悄悄溜過了三年,那時我們家老大還不到兩歲,老二還未出世,現在都已經到了滿場亂跑的年紀。朋友看起來倒是沒變多少,小我幾歲的他本來就有張娃娃臉,現在理了個小平頭,看起來好像更加年輕了。

他原先是在自己家裡開的公司工作,但後來出國念了一段書。我原先以為他是特地回來結婚,之後還得趕回去繼續完成學業。不過他的決定讓我有些意外:「我決定不念了,結完婚繼續留在台灣。」

意外的原因是,他雖然年紀尚輕,但也過了三十,正處於顛峰狀態的黃金歲月,每一刻都應該是十分珍貴的。他為了一圓出國念書的夢想,前後已經努力了三年多,此時中斷學業,等於放棄了成就一個重要階段目標的機會,多少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可惜。

「那你結婚之後有什麼打算呢?」晚飯後,我們在安靜的咖啡店裡閒坐,我開口問他。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香雪球

和許多愛種花的人相比,其實我一點也算不上是個勤勞的園丁,即使深愛滿園群芳盛開的景象,但為了貪圖方便,照顧花草的繁瑣工作往往也是能省則省。好比說有些人總是堅持草花從種子種起才有種花的感覺,但我由於早已疏懶成性,大多只是去花市買些栽培好的盆栽,帶回家後不過再移植到大一點的盆子而已。

我曾經也很熱血地蒐羅各種各樣的種子,一一親自播種育苗,然後不厭其煩地在漫長的成長過中付出難以估量的觀察與等待。現在之所以不太這樣做,除了事多人懶之外,還有兩個主要的原因。

首先,草花種子通常不可能只買幾粒,一買最少就是一包,少則百來粒,多則上千粒。如果成功播種發芽,就算只有三、四成的發芽率,大既也能長出幾十棵成株來。問題是我種花只是為了欣賞,而不是為了大量繁殖。而院子裡的空間不大,花草種類又不少,不太可能同一種植物幾十棵幾百棵地種,光是種植的土壤和盆器就是一大問題。如果一次只取出一些種子,剩下的存起來以後種,則又有新鮮度的問題,也許多放個幾個月之後,種子的發芽率就會大幅下降,最後不得不捨棄。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親親

自從有次老婆在陪我們家小罡溜直排輪時摔了一跤之後,首當其衝的右膝就感覺不大對勁。經過一段時日的休養和復健之後,狀況還是不見改善,於是就到台大醫院做了徹底的檢查。檢查結果顯示問題有點嚴重,膝蓋附近有一條韌帶斷裂,另一條十字韌帶也可能受到損傷,必須要動手術修補。開刀的時間就訂在十二月初。

雖然這不是什麼非常大的手術,但動刀之後難免有一段時間的行動不太方便,再加上前後必須住院個幾天,我們也得預先安排一些因應措施來減少對於日常生活可能帶來的衝擊。

事實上,其他的事情我都不怕,唯一擔心的就是兩個小傢伙要怎麼辦。平時他們的食衣住行大多都是由媽媽處理得妥妥貼貼,我這個做爸爸的雖然「號稱」要分攤一些育兒工作,然而如果突然就把他們完全交到我的手上,真還會讓人覺得不知所措。而且這老婆這一住院恐怕就要五、六天,想到我堂堂一介大丈夫或許就要栽在兩個小鬼身上,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種感到前途黑暗的茫然。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老爸的老花眼鏡

我們也忘了那是什麼時候,老爸開始抱怨起書報上的字起了朦朧的毛邊,雖然明明是一個個有稜有角的方塊字,筆畫卻像是水份過多的墨色,在棉紙上控制不住的暈染一樣。

老爸不禁感嘆起來:「眼睛怎麼這就般看不清了?這都是當年在報社工作害的啊!那時候每天都要校對稿子到半夜,可傷眼了……。」

他雖然這麼說,但我們心裡都明白,年歲一大,眼睛老花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不管四十年前有沒有熬夜校稿,到了後來視力都得退化,這是老天無可違逆的安排。況且老爸今年都已經到了有資格領敬老津貼的年紀,再怎麼說也算不上年輕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家常豆腐

連續半個月的雨,下得實在讓人不免有些無可遏抑地煩躁。手邊接二連三的瑣事,別說是剝奪了坐在窗邊聽雨讀書的閒情,就連找機會自己下廚做頓飯都已經幾個禮拜不可得,廚房裡的鍋具恐怕都快覆上一層灰了。終於遇見了個無事的禮拜天,可以閒下來辦治料理,而出門採購食材的輕鬆愉快也得利於此時好不容易止住的雨。

然而一時之間也無暇準備什麼費時費力的大菜,就做幾道家常的好了,畢竟是自家人吃頓飯,沒什麼山珍海味的講究。從冰箱裡還存著幾盒火鍋豆腐,拿來入菜也挺好。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