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老爸房間門口的時候,正專注在電腦螢幕前的他忽然喊住我:「快來,這個你一定要看一下!」於是我放下手邊的事,趕緊湊過去瞧瞧。

「你看,牛奶是很不好的東西,會致癌的。千萬不要讓小孩子再喝了!」老爸一面說,一面露出一種「事態嚴重」的表情,用手指點著螢幕:「我們以前都被騙了,真的是很可怕啊!」原來是一封老爸的朋友轉寄給他的電子郵件,聳動的標題是這樣寫的:「大震撼——終於找到牛奶致癌的證據」。

老爸是從退休之後才學電腦和上網,對於網路世界的新奇有趣和年輕人一樣著迷。不過他獲得網路資訊的方式還停留在上一個十年,很大一部份來自於朋友轉寄來的電子郵件,而不是時下流行的社群網站。只要見到頗有道理的消息,常常如獲至寶,迫不及待和周遭親友分享,但對於相對繁瑣的查證工作則懶得進行,也往往不知從何下手。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天竺葵

做為一名業餘的園藝愛好者,我實在稱不上認真努力或是有什麼紀律。常常就是像個小孩一樣,剛種下了什麼東西時,即使連根細芽都還沒有冒出土,就迫不及待地每天在旁邊佇足好幾回。然而有時候卻又接連好幾天不曾踏進院子裡,對那些曾經關愛備至的花草蔬果們來個徹底的放牛吃草。還好有個作息規律的老爸,至少每天都會去澆澆水,無論如何,總不至於讓院子裡的住客們有個什麼三長兩短。

從整個冬天到初春,天氣就像個關不緊的水龍頭,淅瀝成串或漫天迷濛的雨滴難有幾天停歇。溼答答的草地讓人不自覺地把自己隔絕在落地窗內,連屋簷都懶得離開,更別說是架起梯子爬到小菜園裡辛勤耕作了。在潮溼而凜冽的空氣中,視線也變得模糊,隱約見到許多纖薄的花瓣在雨中皺縮成一團,彷彿在無助的啜泣中伴隨著淌流不盡的淚珠。舉目所見,即使是正逢盛開季節的花卉,也沈浸在寂寥蕭索的氛圍中。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人問我,那個「懵懂無知」的「懵」,讀的是二聲(陽平)的「蒙」還是三聲(上聲)的「猛」?這看來簡單的問題,仔細想想還真不是那麼確定。在我們現行的漢語中,如果遇到連續兩個三聲的字在一起,前面的那一個就會改讀成二聲的音,唸起來比較沒這麼拗口。好比說「野狗」和「洗手」這兩個詞,實際上「野」發的是「椰」的音,而「洗」則發的是「席」的音。

至於「懵懂」這個詞,不管前面的懵字是二聲還是三聲,因為後面碰到了三聲的「懂」,所以最後都會讀成二聲。而偏偏除了懵懂之外,懵這個字根本很少有在別的辭彙中露臉的機會,所以它自己原本的讀音到底是什麼,倒變成一個一般人都搞不清楚的問題。

要解決這個問題一點也不難,先看看教育部公布的標準答案應該就可以明白了。於是我們進入了網路上的《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版》檢索系統,把懵字打進搜尋欄,看看會跑出什麼內容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肉羹番的肉捲

去過幾次羅東,對那裡印象最深的還是美味的小吃。趁著春臨大地之際,我們決定再到宜蘭渡個假,當然少不了的,還是要重溫一下那些香飄羅東的好滋味。

羅東有名的小吃大多集中在中山公園旁的夜市周圍,這對於想要一網打盡的饕客而言,倒是一個頗為方便的安排。事實上,值得一試的羅東小吃所在多有,要在短時間內嘗遍也不太可能。尤其是像我們這樣攜家帶眷的,再碰上個時陰時雨的春姑娘脾氣,要舒舒服服逛個夜市本來就有一定難度,只有一切隨緣而已。反正主要目的是渡假,至於祭五臟廟的,能吃多少就算多少吧。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魴魚排

兩塊魴魚肉在冰箱冷凍庫裡已經躺了好一段時間。當初是因為趁著超市特價買下的,本來想在有空的時候做成清蒸檸檬魚,但一忙就忘了它們的存在,直到前幾天整理冰箱時看到,才想起有這回事。

果然是凍得夠久了,原本整片魚肉都是新鮮的粉紅色,但現在周圍較薄的部份已經有些變成像是煮熟的白色。從包裝上的日期上來看,少說也放了幾個月,雖然冰箱冷凍庫的低溫還不致於讓魚肉腐壞,不過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肯定已經不怎麼新鮮。如果拿來清蒸,怕是味道不好,但畢竟是花錢買的,丟了又不免可惜,還是換個不同的做法趕緊料理一下,否則再放下去就真的要放壞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小罡在紅樹林捷運站

我們家小罡在去年底時滿了五歲,他深信這是自己人生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不管是學會了什麼新把戲,或是做了什麼從前沒做過的事,總是愛這麼說:「我四歲的時候還不太會,不過現在已經五歲,忽然就變得很厲害了!」說的時候表情很認真,還會伸出手來比個「五」,每根指頭都張得開開的,好像深怕別人沒看清楚似的。

不過他的確對自己的能耐很有信心,聽到某人做了什麼事,就想讓自己也來試一試,即使有時候免不了有點天馬行空。

有天他不知道又看了什麼,沒頭沒腦地跑來問我:「爸爸,我可不可以騎腳踏車去南極啊?」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剛用麵包機做好的麵包

老媽的朋友買了一台自動做麵包的機器,用過幾次之後,不知道為什麼不做了,就把機器送給了老媽。剛拿回家裡的時候,看來機器的狀況還很不錯,不但外觀沒什麼缺損,就連包裝箱都很完整,應該跟新品沒什麼差異。老媽對於各種回收品一向來者不拒,更何況是這類還頗有些價值的東西。所以送的人很爽快,收的人更是以撿到便宜而高興不已,不在話下。

不過我們家從來就沒有人試過自己做麵包,一下子家裡多了一台麵包機,頂多只有一開始的時候新奇幾天而已,後來的命運就是被堆在角落,連紙箱都沒打開過。就和許多其他被莫名其妙搬來的東西一樣,這一堆不知不覺就堆了好個月。(也許有一年多了吧,誰知道?)

但還是有人偶而會想起,家裡現在有了一台麵包機的存在,像老爸就是。不過他想到的時候並不會自己拿出來用用看,而是會暗示我要不要「研究」一下那玩意兒。說實在的,我雖然偶而會下廚做做菜,不過對做麵包這件事卻一直提不起什麼興趣。不就是把麵粉和水按照比例摻和一下而已嗎?而且為了做一點麵包還得把麵團揉個老半天,好像不是很划算。所以每次老爸問起,我嘴上說會研究,卻也從來沒真正開始過。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小罡和小雍

兄弟倆不知道又為了什麼事爭吵起來。首先讓人注意到的,是小罡氣急敗壞的吼聲。走過去一看之後,只見散落一地的玩具,小雍倒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自顧自地玩著,正眼也不瞧一下正在怒不可遏的哥哥。

小罡渾身顫抖著,發紅的雙眼淌著淚水,扯開喉嚨大叫著:「弟弟太討厭了,我再也不要跟他一起玩了!我要把他變不見,讓他永遠消失!」

我試著了解一下狀況,發現只不過是件雞毛蒜皮的小事。但是小罡發現弟弟不聽他的話,頓時瓦解了他做哥哥的權威。雖然強忍住動手修理弟弟的衝動,他卻再也沒辦法壓抑心裡面的逐漸上升的怨氣。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萵苣葉

最近幾年裡,每到了盛暑剛過,天氣轉涼的時候,我就會在小菜園裡清出幾口盆來,種起各色各樣的萵苣。雖然有許多品種的萵苣對於不同氣候環境的適應力很強,在台灣幾乎一年四季都可以栽種,但以我所在的台北盆地而言,我覺得還是以秋冬所產的品質最佳,嘗起來特別鮮甜爽脆,也比較不易抽苔開花。而有些比較怕熱的品種,更是非在涼季裡種植不可。

說起萵苣,有些人可能認為這是嗜食生菜沙拉的洋人比較常用的蔬菜,其實不然,有些品種也早就普遍出現在我們日常的飲食之中,而且也不見得是當作生菜。比如說炒青菜常用的「A菜(鵝仔菜,大陸上被叫做油麥菜)」或是「大陸妹」,事實上都屬於不同品種的萵苣。就連我們平常吃的菜心,也是一種叫做「嫩莖萵苣」的萵苣。

由此可見,萵苣實在稱得上是一種品系繁多,用途廣泛的蔬菜。有會結球的品種,有完全不結球的品種,還有像大陸妹這種半結不結的。至於葉子的形狀也變化多端,有長的、圓的、分岔的、多皺褶的、帶鋸齒的等變化。在顏色上更是豐富,從清淺如玉到濃重如墨一應俱全,除了綠色系的之外,還有紫紅色的。只要把幾種不同的萵苣湊在一起做成沙拉,光是視覺上的賞心悅目就已經先贏一截了。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舊歲新年之交,台北依舊濕寒如往昔。然而值得慶幸的是,今年倒是沒像前兩年這樣讓感冒病毒找上身,終於過了個無病無災的年。儘管如此,在這個少見的長假裡卻也沒安排什麼轟轟烈烈的計畫,只想真正好好休息一下,和家人聚聚,仔細品味那些平常也許就圍繞在身邊,但總是停不下來好好咀嚼的感覺。

在除夕忙完了年夜飯的張羅和其他準備過年的大小差事後,隔天的大年初一就帶著小孩陪老婆回台南的娘家去。和往年相比,今年回娘家不再只是吃喝玩樂而已,更重要的還是要探望在去年身患中風的岳父。

岳家緊鄰一座規模不小的廟宇,看來無疑是當地的重要地標和信仰中心。原本岳父岳母辛苦操持幾十年的早餐攤就設在廟前的廣場一角,然而隨著岳父的遽然罹病,生意也不得不停擺。

老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